南宮,台灣人
專注無雷的大世界
閱文前請注意 CP / TAG
Plurk:http://www.plurk.com/alexisiess

[冰漾] 很久以前,很久以後

 

「你怎麼會覺得他有辦法等你十年?」

在斜陽的照射下端正跪坐著沏茶的搭檔,突如其來地問。冰炎從注視夏碎泡茶的手勢中回神,看著依舊低頭專注攪拌茶水的夏碎,沒有給予任何回應,只是靜靜地看,等待夏碎自己將話題接續下去。

「褚跟我一樣都是人類,我們沒有無盡的壽命,在等待你的同時,褚也正在學著離去,離開這個你可能會回來的世界。」將茶筅擱置一旁,夏碎跪地舉起茶碗,送至冰炎面前,總是帶著淡淡微笑的那張臉龐此時卻只剩下嚴肅,「十年,對你而言或許只是一眨眼的時間,但是對我們人類而言,那已經是漫長一生的十分之一了。」

冰炎不發一語的接過茶碗,遵照茶道規矩先將茶碗放下,重新拿起後啜飲,發出幾聲嘖聲一邊將碗內茶水一飲而盡,然後將碗遞回給夏碎。夏碎接回茶碗,放到一邊,然後挺直背脊正座著與冰炎四目相對。

 

「我們人類,沒有太多的十年。」

而你憑什麼認為他有辦法等你十年?

 

 

顫動的睫毛下一秒刷開一片晶亮的紅。

冰炎躺在大尺寸的柔軟床鋪上,嘆息。

 

入睡前的憤怒、悲傷,種種情緒在睡醒後都不見蹤影。

是他太寡情,還是已經難過到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十年。

三千六百五十天。

八萬七千六百個小時。

五百二十五萬六千分鐘。

三億一千五百三十六萬秒。

換算成數字,也不過就這麼點字數,對他而言真的不長。

 

只是他忘了,忘了褚的時間跟他的相比,來得短暫太多了,短到他無法去握住那隻因為勤於練習射擊而帶了點繭的手掌。

他忘了,褚是人類,跟精靈的不老長命不一樣,他是會衰老、會死的。

離去前的日子太過幸福,所以他忘了。

 

他忘了褚是會死的種族。

 

 

『冰炎,你回來了。』

入睡前、剛回到千年後的那瞬間,他看到的是因為時間流逝而成熟許多的紫袍搭檔,掛著一如以往的微笑,迎接從陣法中突然出現的自己。

『只是還是太晚了。』

 

什麼意思?

 

『褚死了,三個月前,因為心病死了。』

『心病還需心藥醫,你沒有回來,就算是醫療班也救不了他。』

『所以他死了,帶著微笑。』

 

褚……死了?

距離說好的十年只剩下短短三個月,跟已經撐過去的九年七個月相比短如鴻毛,但是褚卻等不到三個月過去,就離開這個世界了?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啊!

 

『我跟你說過的,冰炎。』

『我們是人類,隨時都會死的,你怎麼有自信可以說出褚能等你十年這種話。』

『太傻了,就算再怎麼相信你會回來,九年多的相思也夠把一個人折磨死了,冰炎。』

 

但是褚卻還是帶著笑容離開。

你覺得這是為什麼?

 

 

沒有妖師血緣者的帶領,冰炎在踏入妖師族長的領地時感覺到結界的劇烈排斥。

像是一重一重的鐵鍊纏繞住他,企圖將他固定在原地,能把他反彈出領地上更好一般。壓力逼迫得他喘不過氣,但他依舊堅決邁出步伐。

 

「請、原諒我……」微弱的、不由自主脫口而出的呢喃。

「憑什麼?」

抬頭,他看向站在大門外的妖師族長跟黑長髮女子,他們居高臨下鄙夷地看著跟結界對抗的他,尤其是黑髮女子,那張與他相似的臉上掛著他從來不曾在他身上看到的厭惡與嫌棄。

 

「漾漾等您等得多難受,您知道嗎?」妖師首領淡淡地說著,充滿力量的嗓音卻不帶一絲絲的情感,「妖師一族不歡迎您,冰牙的王子殿下,請您離開。」

語畢,冰炎感覺到結界的力量增強,他必須全神貫注的支撐住身軀對抗反彈他的力量,才有辦法不被結界彈出妖師族長的住所,才有辦法繼續邁出一步。

 

「他……在等我。」

「我要……去見他……才行。」

 

「憑什麼要讓你見到?」褚冥玥放任著結界刮起的風吹亂她的長髮,背光讓陰影遮掩去了她的容貌,冰炎不知道在她冷言冷語的同時,臉上是否掛著思念弟弟的哀傷。

他也不想知道。

現在他只想履行承諾,儘管已經來不及。

 

「我答應他的……十年……」

「我會回到他身邊,我答應過他的……」

 

冷漠地看著冰炎與結界對抗,褚冥玥嘆了口氣,走到了冰炎身邊。

「他在死前也是這麼說的,說他跟你約定好了,他會等你回來。」

「所以就算死了,他的靈魂依舊不肯去該去的地方呢。」

 

褚冥玥一個彈指,冰炎感覺到壓力一瞬間消失無蹤,連呼吸都順暢了。

他知道是為什麼。

結界只容許被擁有妖師血緣的人邀請進入的人。

 

「你們兩個都是標準的傻瓜。」邊說,邊伸出一指指向前方。

那是一塊空地。

正確來說,是有著一塊精美石碑的空地。

「他在那裡等你。」

 

冰炎蹣跚地走向石碑,輕輕地撫過上頭「褚冥漾」三個字。

 

微風吹過。

帶了一點水的香氣。

 

「我知道你在……褚。」他閉上眼,享受著風的吹拂,貪婪的吸取風中與褚相似的味道。

「我回來了。」

 

微風吹過。

帶了一點水的香氣,夾雜著火焰般的暑氣。

風中有著鈴鐺般少年的嗓音。

 

輕聲呢喃。

『歡迎回來,學長。』


评论(1)
热度(6)

© 南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