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宮,台灣人
專注無雷的大世界
閱文前請注意 CP / TAG
Plurk:http://www.plurk.com/alexisiess

[冰漾] 融於鮮血中的



 

如呼吸一般,習慣成了自然。

睡醒時發現身旁的床位空了,只留下一點點有人躺過的凹陷,還有屬於那個人的微溫。

陪自己享用三餐的絕對都不會是他,而是自己的同學、黑館其他房客。

夜晚入睡時,溫暖你讓你舒服入睡的也不會是他的體溫,而是你睡前沐浴時的熱水。

 

這是一般的情況。

你與他相戀,同睡一張床,卻沒有情人該有的親密甜蜜。

旁人看了都忍不住想為你抱屈。

你只是笑一笑,不在意。你說他是個任務狂的事實不會因為你跟他兩情相悅而改變,在你們相愛之前他就是這樣的淡漠,你已習慣。

 

一切一切的孤寂,你都用習慣兩個字去解釋,好像這樣解釋了,你就不會感到孤單寂寞,也能原諒那個人總是忙於出任務而忽略自己。

你愛他。

所以你習慣原諒他、縱容他。

 

你跟自己說,沒有關係。

至少,至少……在你熟睡之後,他還是會回來,跟你一起入睡,儘管你永遠都不知道。你知道的只有凹陷了的他的枕頭、掀起一角的棉被,還有床上他的味道。

你習慣了讓自己去習慣感覺到只有自己一個人的這件事情,因為你覺得這樣子,當他難得的沒有任務待在你身邊看著那些磚塊書時,你可以更加深刻的感覺到幸福喜悅,且更加珍惜觸摸得到他的那些時間。

就像現在。

 

「明天還有任務?」你問。跟他之間的話題少得可憐,想破頭也想不出個會讓他認真回答你的話題,你只好又在他的任務上打轉。

「嗯。」而專心在磚塊書上的他,也如你想像般地只用一個字就想打發你。

「會回來睡覺嗎?」

「不會,這次是三個星期的短期任務。」

……三個星期就快一個月了,還短期!?

突然間你感到很無力,莫名的累了。

 

「多陪我一些……」

「什麼?」像是被打擾一般,他轉頭看著你,皺著眉頭。

你這才發現自己不小心說出了一直壓抑著的心聲,怕帶給他困擾,你狂搖頭說著沒有、沒事,然後假借著要洗澡的名義逃進了浴室。

反手關上門,你就克制不住的哭了。

原來你還是無法習慣,無法隱藏自己害怕一個人的感覺。

 

精靈個性一向淡漠,你知道,所以你一直忍耐著。

但始終,還是覺得寂寞嗎?

畢竟自己還是個人類,是個人類啊。

 

 

「你眼睛怎麼紅了。」

「嗯?啊……沒什麼。」面對他的疑問,你只是苦笑敷衍,「剛剛洗臉的時候不小心……把洗面乳弄到眼睛裡面去了,有沖乾淨,沒事。」

「……是嗎?」

 

轉過身擦拭頭髮,順便逃避他的視線。你知道你逃得太明顯,但你真的沒辦法。

你愛他。

可是你也忍得好累了。

 

「褚。」

你嚇了一跳,因為他叫喚你名字的聲音就貼在你的背後,你沒發現他是何時走到你身邊,然後搶走你擦頭髮用的毛巾,擅自為你服務。

「讓你覺得寂寞了。」

你愣愣的站著,不知道該說什麼回應你身後的人。

 

該說「沒有,你不覺得寂寞」嗎?但你真的覺得寂寞。那該說「是呀,我好寂寞,都是你害的」嗎?你又害怕讓他覺得困擾,因為他不可能為了你減少他出任務的次數。

你進退兩難。

 

「你恨我嗎?要你跟我在一起,卻又忽略了你。」

你想了想,最終還是搖頭。

你不恨他。

應該說你愛他入骨,所以會感覺到孤單,會寂寞得哭了出來。

但這永遠也不會轉變成恨。

 

他嘆了口氣,從背後抱住你。

濃郁的他的香味,你近乎貪婪地呼吸,像是想讓他的香味侵占你全身記憶一般。

然後,再撐一段沒有他的時光。

 

近乎自虐的,循環。


评论
热度(3)

© 南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