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宮,台灣人
專注無雷的大世界
閱文前請注意 CP / TAG
Plurk:http://www.plurk.com/alexisiess

[夏漾] 守株待兔


 

大戰結束,將冰炎送入醫療班,已經六個月。

褚冥漾奮發圖強的日子,也六個月了。

 

他埋頭書籍、不斷鍛鍊自己幾乎苛刻,起初還把自己操到營養不良,憔悴的模樣好像被風一吹就會像斷線風箏一樣飄向湛藍天空,咻咻咻的不見蹤影。那模樣,每個人看了都不忍,直到某天褚冥漾真的累到倒下了,當他醒來,在褚冥漾隔壁病床的他淡淡的說了幾句後,褚冥漾才沒有虐待自己似的精進自己的能力。

 

『你不想撐到冰炎醒來嗎?』

他說的,其實不是這句話。

但是真心話他卻說不出口,當下的關係,容不得他說。

 

現在,就不一樣了。

 

風和日麗的午後,他知道褚冥漾都會去白園看書。

複習課堂上的知識、練習他跟安因教他的陣法和歌謠。

可以回紫館後,只要身體允許,他就會去陪褚冥漾練習,順便讓他有問題的時候可以立刻發問解答。

 

「啊,夏碎學長。」

今天,也一樣。

 

夏碎笑了笑,緩慢地走到褚冥漾的身邊,毫不猶豫的坐下。

他喜歡這段時間。

因為他跟褚的距離,只有一個指關節這麼短,可以清楚的聽見褚的聲音、聞到他身上淡淡的水的香氣,他喜歡這種感覺。

 

「今天練的怎樣?」

「嗯……昨天夏碎學長你教我的那個咒語,不知道哪裡出錯了,我一直做不成功。」

「那你做一次我看看?」

「嗯。」

 

點了點頭,褚冥漾唸出有點不流利的咒文,手在半空中筆劃著。

結束,卻一點動靜也沒有,褚冥漾皺起眉頭,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疑惑的轉頭看向此時此刻能替他解除疑惑的人。

 

「咒文沒錯,大概是你手勢錯了吧。」邊說,夏碎邊起身走到褚冥漾身後跪下,從他背後伸出手握住褚冥漾的,「來,雙指併攏,我帶你畫一次咒文。」

「唔、唔嗯……」

 

夏碎輕輕的抓起他的手,並沒特別施力,所以褚冥漾的身體僵硬,在他感覺來特別明顯,連他唸咒文的聲音都在發抖。

夏碎不著痕跡的笑了。

 

咒文畫完,他鬆開握著褚冥樣的手掌,有些留戀觸碰他的感覺,收回的手刻意地撫過褚冥樣的臉頰、耳垂,還有在微長的黑髮下若隱若現的頸子。

褚冥漾抖了好大一下,整個人彈倒一旁,摸著發癢的頸子紅了整張臉的抬頭看著夏碎。

 

「夏、夏碎學長!」

「嗯?怎麼了,褚?」他露出無害的笑,彷彿自己剛剛什麼都沒有做,而褚冥漾感覺到的觸摸只是他收手時的不小心。

「唔……沒、沒事。」褚冥樣嘟噥著,挪正身子,一邊不自在的搓揉耳垂,一邊碎唸著。

一張臉因為他紅通通的,好可愛。

 

夏碎坐回褚冥漾的身邊,偷瞄著褚冥漾的側臉。

這麼可愛的孩子,難怪冰炎願意為了他賠上性命。

不過抱歉了,冰炎。

 

褚,他要定了。


评论(2)
热度(7)

© 南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