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宮,台灣人
專注無雷的大世界
閱文前請注意 CP / TAG
Plurk:http://www.plurk.com/alexisiess

[雅漾] 都是心電感應惹的禍

 

x雅多x漾漾

x時間點不明

x隱西雷有

x角色個性崩潰有


x這是南宮貨真價實第一篇特傳文

xR18

 

 




「咦?雅多?」

 

「漾……漾漾……」你半瞇著眼,臉色脹紅,右手扶著額頭,左手撐著樹幹,滿頭大汗的看就知道人很不舒服,像是正在忍耐著什麼。

 

「雅多你人不舒服嗎?還好嗎?我帶你去醫療班。」少年衝上前扶著你,伸出手抹掉你額頭上的汗水,一臉緊張。

 

「不、不用……」你阻止他丟傳送符,換來少年疑惑的目光,「我沒事,有事的……是雷多。」

 

「雷多?」少年不解的回問,然後頓悟,「雷多今天有來找五色、找西瑞,所以是他跟西瑞在打架你才不舒服嗎?」

 

 

你搖搖頭。

 

 

「不是打架?」

 

「漾漾,先別靠近我……」你困難地嚥了嚥口水,說。

 

「為什麼?」

 

「……你會受傷的。」

 

少年聽不懂,所以他還是堅持抓著你不放。

 

「總之我先帶你去醫療班找輔長。」

 

「就算是他也幫不了我,不用管我,我沒事的,漾漾。」你粗喘著,推掉少年揪在袖子上的手,靠在樹幹上難受地呼吸。

 

「過一陣子就會好點的,應該……」

 

「什麼意思啊?我聽不懂啦!」少年生氣地再次抓住你的袖子,二話不說就要把你拖走,儘管力量小的可笑,「人不舒服就去醫療班,為什麼不去?都這麼難受了還折磨自己做什麼啊!」

 

 

你默默地讓少年拖著走,不是掙脫不了,只是現在全神貫注地在忍耐著一股焚身的燥熱,你怕若分心應付少年,你會沒辦法壓制心中那股無名火。

 

灼燒身體的慾火。

 

 

「漾漾,放手……」

 

「不放!除非你乖乖跟我去醫療班!」

 

你嘆了口氣,被抓住袖子的手反抓住他,硬是將他轉過身面對自己,唇烙上他的嘴角邊,淺淺地舔了一下。

 

動作很輕柔,卻將少年嚇傻整顆腦袋,瞪大眼看著你不知道說什麼好。

 

你無奈地苦笑了。

 

你知道,突然這麼做一定會嚇到他,畢竟自己從來不表示什麼。

 

 

打從第一次,在這所學院的醫療班中看見他,你的視線就會自己追尋他的身影,第六感會告訴你他人在哪裡,然後視線就會不受控制地尋找。

 

但是記憶中,他的身邊總是有一抹黑色的身影,那身影有著最突兀的銀髮,銀髮中有一撮紅,那雙紅眸霸氣而自信,應該說他全身都散發著凜然高傲的氣質,讓人對他敬畏三分。

 

他是他的學長。

 

那位冰炎的殿下很重視他,這誰都看得出來。

 

而他也很重視那位冰炎的殿下,這大家也都看的出來。

 

所以,你沒有希望。

 

自然而然地將這份情感藏在心中,在鬼族大戰之後你就不曾再踏上這所學院、不曾答應參加他們的聚會,一切可能與少年相遇的你都避免,只因為你不想看見少年與冰炎的殿下親密的樣子。

 

心已經夠痛了,你不想讓心碎到無法癒合。

 

只要不見到他,時間久了這份感情就會淡了,你是這麼認為。

 

就算與自己極度相似、臉上總掛著欠揍笑容的兄弟不斷勸你踏出一步,去嘗試看看,你也不理。

 

就算自己最重視的兄長也嘆息、勸你,你也不理。

 

你只是不想給他造成困擾。

 

今天來到這所學院,是意外。

 

因為你的雙胞胎兄弟跑到這裡惹事生非,而大哥要你將他帶回來。

 

速戰速決便罷,早點將人逮到回聖地去就不會看見他,你如此打算,所以用最快的速度在學院裡頭奔馳著尋找。

 

只是你沒料到,身體的反應會如此奇怪。

 

不是你,因為你身邊並沒有人在點火。

 

所以,是那個白痴的兄弟!

 

你忍耐著,想壓制住內心不停翻滾的衝動,冷靜之後再去逮人。

 

可是你忘了這條路是通往學院宿舍的路,是他會經過的路。

 

 

『雅多?』

 

 

你嚇了一跳,因為你見到了朝思暮想、卻一直忍耐不去見的人。

 

 

「雅、雅多,你剛剛、剛剛……」他紅著臉,手卻還是傻傻地抓著你,緊張到說話都結巴,很可愛,可愛到你險些忍耐不住。

 

「我剛剛親了你。」雖然只是舔了下嘴角。

 

「為什、為什麼你要……親、親我?」

 

你笑了,笑他的單純可愛。

 

 

就是因為如此純真自然,你無法自拔地愛上了他。

 

 

「漾漾,我喜歡你。」

 

他的反應你不意外,錯愕的表情。

 

「我喜歡你。」你又說了一次,不讓他有以為自己幻聽的想法,「漾漾,你沒聽錯,我說我喜歡你。認識你越久我就越喜歡,喜歡你的單純、喜歡你的自然、喜歡你的不做作、喜歡你的勇敢,你的全身上下我都喜歡。」

 

他結巴著,話說不完全,你知道他很緊張,思索著該怎麼回應你。

 

果然,給他帶來困擾了。

 

你拍了拍他的頭,嘆息。

 

「不用在意,我知道你跟那位殿下在一起,我原本沒打算要說的。」身體內部的燥熱又死灰復燃,你揪緊胸口的布料,轉身不看少年,「不好意思漾漾,先讓我……一個人。」

 

 

該死,雷多到底在做什麼!

 

 

袖子傳來被拉的力道,你轉身,發現他還是抓著你的袖子不放,臉上的紅潤也沒有消退,但是眼神中卻多了一點堅定。

 

「漾漾?」你試探性地喚了聲。

 

「我……我也喜歡雅多!」他彷彿賭上性命般地大吼出聲,吼完氣勢瞬間弱下來,又變成怯生生的害羞語調,「喜、喜歡……」

 

你挑眉,仍然喘著氣努力地壓下心上的煩躁,等待他自己把話說完。

 

他抬眸瞄了你一眼,很是羞怯,那一瞬間差點滅了你的理智,直接將他壓到樹旁就地解決,但是你沒有,因為你的良好家教不允許。

 

「我跟學長沒有在一起,我、我喜歡雅多……這個學長也知道。」

 

「為什麼喜歡我?」他並不比那位殿下來得高貴、來得強大。

 

況且每當緊要關頭,保護他的總是那位殿下。

 

你並不覺得他會喜歡自己,因為你為他做的事情不會比那位殿下替他做的多,你甚至連陪伴在他身邊的時間都不比他的朋友長。

 

 

你沒有自信。

 

 

「因為雅多……對我很好。」

 

「就這樣?」

 

「雅、雅多人體貼又溫柔……而且也很強,很關心我,就算我之前做了蠢事你也會原諒我,還教我很多事情……而、而且……」

 

「而且?」

 

「而且……雅多笑起來……很犯規的帥。」

 

你笑了,因為他的真心話太過甜蜜。

 

填補了你的不自信。

 

理智再也阻止不了心中那股跟雙胞胎兄弟同步的慾火,你俯身,狠狠地吻住那張略微張開、還想說些什麼的嘴。

 

恣意地奪取他口中的甜蜜,你滿足地歎息,手環抱住他略瘦的身子將他壓向自己,你與他之間近到毫無空隙。

 

但你知道,光這點還不夠。

 

 

你的兄弟目前進行的程度鐵定比你還超過。

 

而你還在忍耐。

 

 

「漾漾……」你在他耳邊低喃,聲音沙啞的讓他縮抖了下。

 

 

「去你房間……好嗎?」

 

 

細微的嘖嘖水聲。

 

牆上的影,是兩人緊密重疊才會出現的造型。

 

褚冥漾坐在床沿邊,雙手不知所措地揪著雅多的白袍,你雙手撐在床上,壓制住褚冥漾的行動,唇貼著他的,放縱自己地品嘗他的甜蜜。

 

心臟跳動的聲音很大、很亂,是兩人的心跳聲。

 

你們知道,就算確認彼此相愛,卻還是緊張。

 

「雅、呼……雅多……」他羞澀的輕推開你,製造一點喘息的空間,那張精緻的臉蛋泛滿紅潮,眼瞳迷濛帶著情意,很賞心悅目。

 

你露出淺淺的微笑,他頓時深吸了口氣,大概是因為你的笑容讓他驚艷吧?你猜。單純如他,似乎承受不了視覺上的刺激,極端地敏感。

 

嘴仍流連忘返在他的紅唇上,或親或舔,發出斷斷續續的啵聲,刺激你倆的聽覺。你以左手支撐自己的重量不給他壓迫感,右手緩緩地探進他那合身的學院制服內,撫摸他柔嫩光滑的肌膚。

 

或許是沒發現到你的動作,在觸摸到他的一瞬間,你感覺到親吻著的人兒震了一下。睜開眼,你看見他兩眼不可置信地瞪著你,整張臉更是羞紅不少,用看的就知道他已經放空腦袋了。

 

「你怎麼……這麼可愛啊……漾漾。」你憐愛地啄吻他的臉頰、肩頸,手仍沒閒著的在他的腰背處滑動,為他的柔嫩肌膚嘆息。

 

「呃、好癢……」如鈴鐺般悅耳的低笑從他唇齒間流瀉,像是精靈之聲那樣的自然清脆,讓你忍不住想聽得更多,手刻意地摸上他的胸部,用拇指搓揉起淡粉色的乳尖,如你所願地換來他一陣低喘。

 

「啊呀……」

 

你利用姿勢優勢,將他輕輕地壓倒在床上躺平,輕吻了他的額頭、眉眼、臉頰、嘴唇一直到脖子,換他來時而輕笑時而喘息的甜膩嗓音。右手仍然膜拜似地溫柔搓壓他的乳尖,左手則趁他陷入情慾迷濛的時候解開他的衣服,將他光滑的皮膚展現在微涼空氣下。

 

你看見他驚恐地望著你,安撫地吻了吻他微張的唇,伸舌進去與他的嬉戲起來,唾液交流的嘖嘖聲伴隨著彼此的喘息聲回盪整間房間,低沉的淫迷氣氛包圍你倆,是你與他期盼已久的氣圍。

 

他的制服早就不知道何時被你給脫掉,懸在床沿邊要落不落。你在他胸前膜拜著,舔舐那小巧的粉色乳尖,左手撫慰被冷落的另一邊,右手則順著他的腰間滑下,解開他的褲頭,探了進去。

 

「嗯!」他驚喘,因為你隔著底褲搔弄著他的幼莖。直覺地收緊雙腿,卻因為你的手擋在其中反而像是在邀請一般地夾著你的手,他慌亂了起來,與你交纏的舌顯得心不在焉。

 

你退開他的齒貝,懲罰性地啃了啃他的脖子,他兩手搭上你的手臂,欲拒還迎地推著,很弱的力道。

 

「啊嗯!……雅、雅多好壞……」

 

「只有對你……」你伸舌將他的紅唇舔過一遍,舌尖順著他的肌理滑下,回到胸前的紅莓上又吸又舔又含,弄得他喘息不止,揪著你手臂布料的那雙手好似忍耐著刺激,將你的衣服揪的更緊了些。

 

輕撫幼莖的手感覺到一股濕漉,你知道那是他的,壞心地勾起嘴角微笑,手勾住底褲扯下,在他的驚呼聲中讓幼莖彈出底褲,手指環上右莖前端,輕柔地繞著圈,不時滑過前端的凹縫。身下的人兒低喘著、顫抖著身子,雙腿受不了你的柔情攻勢,正慢慢地蜷起。

 

你霸道地卡進他的兩腿之間,方便你在他身上為所欲為,手不停地套弄他的幼莖,直到前端流出一點點的乳白,那溫熱的鹹腥濃稠更輔助了你撫弄他的速度及力道,沒多久你深愛的孩子就只能虛弱地勾著你,兩眼被情慾模糊、滿臉通紅地呻吟著,瘦小的身子因為你的進攻而顫抖,承受你給予的刺激。

 

「嗚……嗚嗯、啊呀……」甜膩的呻吟聲不斷地刺激你的聽覺,你套弄他的速度越來越快,他的呻吟也越來越急促,一直到他眼中閃過白光,在低聲的驚喘中噴射出濃稠,濺上你的白袍,也滴上你握住他的手。

 

「啊……」

 

「沒事。」你知道他害怕弄髒了你的袍服,用左手拍了拍他的腦袋,右手則將白袍上他的濃稠抹下,然後移到他的後庭,盡數抹上。

 

你吻住他,不讓他的驚呼發出,右手藉著他的精液探進後庭,你感覺到他很難受的呻吟了聲。你不急,探進的一指只是輕輕地騷弄肉壁,幫助他盡快適應異物進入體內的感受。

 

感覺到他似乎不那麼難受後,你開始以手指抽插後庭,很緩慢地不弄痛他。左手跟嘴不斷地挑逗他的敏感帶,企圖分散他的注意力,而你也知道你成功讓他分心了,後庭在你的勾弄下稍稍放鬆,不再像剛進入時那麼緊窒難動,於是你又探進第二指、第三指,而他只是緊閉著雙眼默默接受你的侵犯。

 

你憐惜地舔過他眼角因為難受而滲出的淚珠,在他體內的手指緩慢地進出,勾頂著身體深處的敏感點,讓他不斷地因為快感而哆嗦,呻吟聲也逐漸染上情慾而甜美黏膩,誘惑著你。

 

「啊、雅……雅多……嗚嗯……」他泫然欲泣地呼喚著你,快感讓他的身體像火焚般的難受,身體深處很麻很癢,心中有個聲音告訴他──想要,想要更多更多!

 

原本勾著你的手無力地垂下,落到你的胸前,解開了你的白袍跟裡頭的襯衫,手指學起你撫摸他的動作,像是貓咪磨蹭人一般地撫摸你的肌理,還有你胸前的突起。

 

你重重地喘息,因為你沒猜想到他會來這麼一招,進佔他身子的手指不小心用力地挺了進去,讓他難受的嗯了聲。

 

像是在報復般,他勾起右腳輕輕地頂撞你兩腿間的脹大,用膝蓋磨蹭著,早脹滿的碩大很敏感地接受他的挑逗。你掰開他的雙腿,身軀整個壓上,在他的甜笑下崩潰,粗暴地奪取他口中的香甜,在他體內的手指確定後庭已經足夠柔軟後退出,褪去身上的衣物,也讓你的碩大彈出褲頭。

 

他驚呼,因為他沒想到剛才玩的火會如此的碩壯。

 

「漾漾……」你沙啞的嗓音在他耳邊低沉響起,舌尖惡意地舔過他的耳,換來他的輕喘,「你要……負責到底……」

 

他抬眸看你,看出你努力隱忍的欲望,害羞地笑開。伸長了手將你勾下與他的唇舌交纏,這是他無言的邀請,你知道他的意思。

 

你的情人,羞怯可愛的不擅言語。

 

你握住自己的碩大,頂住他的後庭,他畏懼地望著你卻沒說什麼,憐愛的啄吻著他,然後在你深深吻著他的同時挺進。

 

緊窒的甬道被人硬生生撐開,他吃痛地挺起上半身,眼中有淚翻湧,卻還是不鬆開相接的口,讓你吞掉他所有的低泣呻吟。你忍耐著不在他體內衝刺,而他也正在忍耐你的進入,兩個人都被快感折磨的就要燒盡理智,心上卻充滿著甜孜孜的喜悅。

 

相愛、互相擁有的喜悅。

 

「嗯……」他低低地呻吟起來,你感覺到身下的他開始不安分地擺動著,知道他已經習慣了你的存在,於是你開始擺動,在他體內抽插著你的碩大,享受他的後庭緊緊地吞吐你的炙熱。

 

「啊、嗯……呵……」不知道是刻意還是無心,他將你的頭壓在他的肩窩,甜膩的呻吟聲就在你耳邊不斷響起,悅耳的很,不斷地刺激著你的欲望,在他體內奔馳著碩大更是直接大了一圈,將他的後庭塞的滿滿的。

 

感覺到他的喘息越來越沉淪於情慾之中,你抬起上半身,左手牽制住他的雙手手腕置於他的頭上,另一手勾起他的左腳貼在自己的腰上,開始大幅度地擺動,房間瀰漫著噗嗤噗嗤的水聲還有肉壁拍打聲,交錯著他的呻吟與你的粗喘,房間每一處都充滿著色情。

 

你不斷地重覆著快速抽出再狠狠挺入的動作,雙手被你牽制著使他不能擁抱你,只能在你給予的情慾中浮沉讓他沒安全感的哭了,淚水滾出眼眶就被你舔舐。你不斷地親吻他的眉眼以及鼻尖,下身不改衝刺的速度,甚至還有越來越快的跡象,他只能在你身下不斷呻吟,帶點啜泣反而更刺激你的欲望,你只想狠狠蹧蹋他、狠狠地用行動愛他。

 

你的右手摸上他的幼莖,被你的衝撞刺激的堅挺,頂端不斷滲出白乳。你知道快感就快淹沒你的愛人,再不久他就會到達頂端,因為他的後庭咬的你很緊,每一次的退出都給你極大的吸吮感,每一次的頂入肉壁都會像充滿喜悅地顫抖著刺激你的神經。

 

「雅多、雅多……嗚……」他啜泣著呼喚你的名字,太過龐大的情慾讓他難受卻又甘願承受,手不斷掙扎著,你鬆開牽制他的手,讓他如願地攀上你的肩膀,在你的胸膛內低低呻吟。

 

「嗚呃……雅、雅多……雅多……」他不斷地晃著腦袋,柔細的髮絲搔弄著你,充滿情慾氣息的嗓音不斷地呼喊你的名字,除此之外他不知道還可以說什麼了。

 

「乖……漾漾,等我……」你啄吻他的嘴角,加快了下身的動作,原本規律的進出亂了節奏,你現在只是盲目地順從慾望侵犯著你的愛人,滿足地看著愛人因為自己的侵犯而亂了理智,只能為你呻吟、喘息。

 

抽插的速度越來越快,愛人已經被快感吞沒,連呻吟都發不出來,只能無力地勾著你,順從你的頂入擺動他的身軀。他的幼莖前端被你堵著,無法先你一步解放讓他難受的皺起眉頭,看著他被情慾折磨讓你滿足地勾起微笑,他看見了,賭氣似地收緊後庭。

 

太突然的緊縮,讓你忍不住一陣哆嗦,白光閃過你倆腦海,你鬆開緊握他幼莖的手,讓他解放,自己也噴射灼熱在他體內。

 

「啊──」

 

「呃!!」

 

同時的兩聲驚喘,同時從情慾中紓解。你無力地壓在他身上,卻還是很小心地側過身不壓疼他,粗重的呼吸聲在他耳邊,讓他忍不住輕笑。

 

他撥弄你的藍色髮絲,像是面對珍愛的物品一般。眼睫半闔,你知道你累壞了他,小心翼翼地退出他的身子,看見那窄小的穴口流出屬於你的白色濃稠,不可否認的你有一股變態的滿足感。

 

「雅多?」

 

「嗯?」你回過神,輕輕地撫過他羞紅的臉頰,如同他剛才撥弄你髮絲那般的輕柔。

 

「那個……我想洗澡。」但是我動不了。之後的六個字被愛人自動消音只剩脣形,但你還是看懂了,微微一笑,小心翼翼的將他打橫抱起,順著他的指示往房間附設的浴室走去。

 

內心深處的慾火不知何時消退了,你猜想兄弟那邊八成也早完事。

 

看著懷中的愛人,你心想。

 

 

──這一次就不跟那笨蛋計較好了。

 

 


评论
热度(11)

© 南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