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宮,台灣人
專注無雷的大世界
閱文前請注意 CP / TAG
Plurk:http://www.plurk.com/alexisiess

[韓♂葉♀] 是個姑娘 (1)

x取名無能

x葉修性轉

x故事主軸基本照著蟲爹原文

x因為想看「如果葉修是女的,故事怎麼走」而出現的腦洞

x可能有一點傘修

 



[1 ] 大漠孤煙與一葉之秋

 



  若真的要說,他們第一次相遇該從榮耀網遊上說起。

  忘記是哪一張地圖、搶哪一個50等的野圖BOSS,記憶中只能模糊想起那張地圖高低落差極大的地形,然後他在低對方在高。那一身黑色法袍隨著風飄盪,單手扛著戰矛在肩膀上,居高臨下望著他光看就覺得威風凜凜。

  雖然遊戲人物的眼睛都是單純無心的,他卻覺得似乎看出了——這個戰鬥法師身後的操縱者,笑得很歡。

 

  「上。」

 

  榮耀網遊最讓人津津樂道的就是語音系統,但這個戰法卻只是冷冷地甩出一個字,快速地、低沉地讓人聽不清楚聲音的性別,摸不透聲音主人的性格——可能連指令的意思是什麼都搞不懂——但這並不影響戰法帶領著他的團隊,因為他身邊有個神槍手,劈哩啪啦地就爆出一堆指示,然後跟著戰法一起跳下懸崖、衝著他們而來。

  開了個鋼筋鐵骨硬架下戰法朝著自己而來的龍牙,一邊指示著身後隊友們把BOSS拉遠,隱約間他似乎聽見戰法吹起一記口哨。

  那聲音,輕盈且尖銳。

  從這一天起,他成天都在跟戰法和神槍手搶BOSS,每一次都是神槍手嘰哩瓜啦念著指令,然後戰法抗著長矛跑過來跑過去,搞得他都弄不懂這團隊到底誰領頭——反正到最後,通常都是拳法家跟戰鬥法師打到一旁PK不管BOSS去。

  這人很強,他從第一次對上就如此覺得。

  但也從沒在抗爭中多認識對方一點。

 

  「喂。」

  某次BOSS搶完,散場的時候戰鬥法師喊住了拳法家。

  「大漠孤煙,你也會組團殺進職業圈的吧?」但替戰鬥法師把話說完的仍然是神槍手,那抹黑麻麻的身影依然站得老遠,扛著戰矛輕輕地左右搖晃,可是視線卻是直直地望著他。

  「……嗯,你們也是吧。」

  「是啊,我跟一葉差不多決定好俱樂部,就等簽約了。」

  「我也是。」

  三個人不約而同地都笑了。

  這一天分開後,拳法家就不曾在網遊上看過戰鬥法師和神槍手,直到職業比賽開打之前的那段時間,野圖BOSS沒有足夠強的對手來搶讓他覺得似乎缺了些什麼。

 

  然後。

  等到開始常規賽,他就知道真的缺了些什麼。

  大屏幕上的遊戲角色,奔馳著的依然是那抹黑色法袍。

  

  ——只是在他身邊的,不是神槍手了。

 



 

  常規賽幾近尾聲,榮耀的熱頭正慢慢地蹭起。

  最為人津津樂道的大概是打遍天下幾乎無敵手的嘉世戰隊,還有他們神秘到不行的隊長——戰鬥法師一葉之秋,以及身後的操縱者葉秋。這個網遊上不用語音、聯盟上從不露臉的嘉世隊長幾乎是奇蹟地躲過八卦媒體,才讓他一輪比賽都過去了也沒讓哪家電競雜誌抓到頭條。

  性別不詳,但角色是男的,世人就認為葉秋應該也是個男的。

  除非打字否則話少得可憐,世人就認為葉秋是孤冷高人。

  這些揣測沒人找到證據或證明去輔佐,嘉世戰隊對於他們的隊長更是一個字也不吱一聲,縱容著他們的隊長保持神秘。除了嘉世戰隊跟嘉世俱樂部的成員以外,沒人知道葉秋生得什麼模樣、有著怎樣的聲音跟個性,還有到底是男還是女。

  除去嘉世戰隊,第一個知道葉秋真身的聯盟選手大概要屬他了。

 

  「大漠孤煙嗎?」

 

  韓文清看著蹲在選手通道,嘴裡叼著根沒點燃的煙、姿勢極其難看的女孩,若不是她身上套著尺寸大號的嘉世戰隊外套,他會以為這女孩是比賽場館內偷懶中的工作人員。

  然後他覺得那聲音跟語氣有些耳熟。

  女孩瞥了韓文清緊皺眉頭的神情一眼,然後笑了。

 

  「嘖嘖,真是人如其角,都長個如此凶神惡煞呀!」

  「妳是誰?」

  「哎喲,別剛剛才被我擊敗,現在就惱羞成怒翻臉不認人咩。」

 

  女孩站起身,一邊拍著衣服一邊走到他跟前,身高不到韓文清的下巴讓韓文清只能低下頭看著那張笑起來不知道為什麼有些激起他扁人衝動的臉,疑惑地說:葉秋?

 

  「嗯,是的。」

  「這就是妳不願露面也不用語音的理由?」

  「算是,但也不全都是。」

 

  選手通道的入口喧鬧起來,女孩探頭看往韓文清身後,嘉世與霸圖兩行人走在一起聊著天,看見他們各自隊長後瞬間都停步,一臉不知道該不該繼續往前走的糾結表情讓女孩看得笑了。她伸手勾著韓文清手臂,小鳥依人地依偎著對方,這樣的舉動不意外讓霸圖的隊員發出驚嘆而嘉世的隊員發出驚恐。

 

  「肚子好餓啊,請我吃個夜宵吧韓~隊~」

 

  女孩說得甜蜜蜜,尤其是最後的那個稱呼更是蜜得讓韓文清起了一片雞皮。他沒推開女孩黏在自己身上的手,轉頭看著一臉神色複雜的嘉世副隊長。

 

  「嘉世會讓妳一個人離開?」

  「沒人管得著我呢。」

 

  邊說,女孩邊回過身朝自己隊員們擺擺手,接到暗示後嘉世隊員們一個接一個點頭如搗蒜,副隊長吳雪峰也只無奈嘆口氣,揮了揮手目送自己的小隊長勾著別人的小隊長離開。

  出了場館,女孩熟門熟路地拖著韓文清走去一條小巷子,烏黑巷內只剩下一家小麵館還開著,沒能多想就被拖了進去,女孩肚子咕嚕咕嚕地、毫不考慮就點了碗麵。

 

  「秋沐蘇呢?」

 

  兩個人各自的麵都吃了大半碗後,韓文清才淡淡地問起。

  眼角餘光看見女孩露出苦笑,瞬間即逝。

 

  「他死了,意外。」

  「……我很抱歉。」

  「嗯?用不著道歉,你知道他的存在自然就好奇為什麼他不在賽場上,問是正常的,我還高興有多一個人知道蘇沐秋曾經活過呢。」女孩捧著碗,幾口就把湯給喝個精光,一邊抹嘴一邊滿足呼氣,「況且,就算他不在,榮耀也還是繼續玩的……只是重新再來罷了。」

  「妳……」

 

  韓文清話還沒說完,女孩就給他一個笑,笑得韓文清把本來想說的話全吞回去肚子。他不是眼前人生活中的重心,說什麼都不對勁。

 

  「只是少了他而已,這賽場上我不是還有你嗎?」

  「——是嗎?」

  「是呢,感動嗎?」

  「閉嘴。」

 

  聽到那句話時他有沒有感動,韓文清不知道。

  他只知道,女孩那時候有些落寞的表情,他刻劃進記憶裡,難以抹消忘記,然後就奠定下他與女孩一輩子糾纏的命運。




[ 後話 ]

  說好的  @阿念慢慢唷 跟  @啼啼 


  我只是、

  很想看、

  葉修姐姐嗚嗚嗚~


评论(8)
热度(82)

© 南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