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宮,台灣人
專注無雷的大世界
閱文前請注意 CP / TAG
Plurk:http://www.plurk.com/alexisiess

[韓葉] 蝶 (01)

x藝妓梗

x所以一定OOC,雷的不要看

xCP還有林方,微量的雙花跟喻黃

x有串場用的自創人物,但就是個配角請忽略他


x我還在努力關窗中

x印量調查請支持一下:表單點這裡


x南宮表示感激不盡

x求不要屏蔽我,哥累了



[01 ] 


  叮叮噹噹。

  這裡是屬於男人的高天原,位處人間的高天原。

  從那漆得血紅的木製大門進入,一排又一排的翠柱樓,窗邊有著貌美如花、身著華貴的女人倚著欄杆。心情好的就衝你笑一眼,心情不好的哼你一聲扭頭進房間,放眼望去像是百花叢一般的讓人倍感目不暇給。尤其一樓窗櫺後方坐著一個又一個的新人,那害怕畏懼的姿態簡直是故意勾引男人的嗜虐慾。

  不遠處有個女郎正為了同樓的女郎搶了自己客人大打出手。

  另外一邊有個男客正受到年輕女郎的誘惑被帶上了樓。

  屋內燈火通明,傳來女郎彈琴唱歌跳舞作樂的糜爛聲音,不時還有新人不純熟的三味線破壞氣氛。樓與樓之間懸吊著絲線,掛了一盞又一盞紅燈籠,將這高天原點綴得更加充滿肉慾,所見之處一片的紅,讓女郎臉上的胭脂更加出色。

 

  「如何,韓隊,這裡可是男人的天國!」

 

  韓文清身邊的男人大張雙手,彷彿迎接著美好國度到來一般。韓文清冷笑了一下,心想著:天國,掏空你荷包內每一塊角子的天國有什麼好的,只怕等天亮你就衣裳襤褸被丟出大門外,讓別人朝著你吐口水說沒錢的不准進來。

  男人把韓文清的冷哼當作了對高天原的不屑,連忙轉身,彎腰搓手竭盡所能地示好。

 

  「啊、呃……我說韓隊,若你是不好女色,高天原也有男妓的。」

  「你說什麼?」

  「噫——原諒我,我說錯話、我說錯話。」

 

  男人自己打起了嘴巴,被韓文清那張黑得不能再黑的臉色給嚇壞,他身旁的輔佐官咳了兩聲,拍拍韓文清的肩膀要他放鬆,今晚不過是來給他升遷慶祝,不是討債尋仇。

 

  「身為軍官,本就不該沉溺美色。」韓文清說。

  「韓隊這話不能這樣說啊。」

 

  張佳樂——霸圖軍隊首席彈藥師——雙手攏在腦後,笑起來可比窗台邊的女郎們,那樣的外表和耍彈弄炮的華麗功力更是讓他得到了「繁花」名號,與他共享稱謂的「血景」搭檔因傷退役,目前跑去哪個地方遊山玩水了他不曉得。

  他衝著窗邊對他燦爛一笑的女郎招手,說:韓隊你瞧,多美的女人。這裡雖然是個金玉其外的溫柔鄉,但跟知書達禮的那些女郎們聊天談心,喝他個不醉不歸,不是也很快活?

  韓文清又哼了聲,回他一句胡扯。

 

  「要是讓老孫知道你來高天原,你還能活著嗎?」

  「呸,那個不知道跑去哪玩的傢伙我才不管!」

 

  被知道他們關係的同伴吐槽,讓張佳樂光火得很,揪著前方的領路人就往一間看起來最大最高檔的翠柱樓進去。林敬言與張新杰尾隨進樓,韓文清在被女人簇擁拉進去之前瞄了下掛在門上的匾額,金漆塗滿刻得很深的凹槽,寫著嘉雨樓三個字。

  對於高天原的妓樓來說,有國家官員登樓是種無比榮耀的事情。

  韓文清,榜上公告過的新任霸圖隊長,年紀輕輕就當上最強武軍領導,不少人稱讚他年輕有為,但也有人覺得韓文清礙眼,抹黑他是靠著獻媚才爬上這等地位。不論是褒是貶,韓文清都不予理會,他只走自己認為該走的路,做自己該做的事情。

  道正不歪斜,就問心無愧。

 

  「哎呀貴客,好貴的客人啊!」

 

  嘉雨樓管理女郎的婆婆笑得臉上皺紋都揪成一團,忙著招手叫來幾個手腳伶俐的小女郎,要她們把韓文清一行人領到最上層的上賓房去。張佳樂對著婆婆囔囔著要最貌美的女郎、林敬言淡淡地說希望來個琴彈得好的、張新杰則說想要個不矯揉造作的,婆婆一個一個都應好,看向韓文清用眼神詢問著對方的喜好。

 

  「……隨便都好。」

  「韓隊沒有特別喜歡的型嗎?我們嘉雨樓什麼樣的姑娘都有的。」

  「豪氣的有嗎?」

 

  本來只是想給婆婆出難題讓她知難而退,作為高天原的女郎鮮少有粗魯的,嬌媚溫柔可人、絕艷性感出色,只有這樣才能將男人的心留在她們身邊,怎麼想也不會有他口中豪氣的類型。

  但他沒想到,婆婆竟然跟他說有。

  那張老臉上笑得很是詭異。

  小女郎領著他們爬上樓梯,嘉雨樓最上樓層的格局很簡單,面向高天原大街的一半樓層是宴會廳,另外一半面向山水則分成了大小不一的四個房間,讓尋歡客醉了累了也能直接在樓中睡下。

  一進到宴會廳內坐下,很快就有小女郎給他們送來酒菜,燙得溫熱的清酒順口不辣喉,小菜鹹甜都有激起了還沒用晚餐的一行人的胃,張佳樂的肚子咕嚕叫著響亮得每個人都聽見了。

 

  「啊啊……真丟臉。」

  「呵,怎麼能讓上賓餓了肚子呢,小的們,別盡端些清酒小菜,給這位大人上白飯,叫婆婆拿烈酒來。」

 

  穿著沉重和服的女郎推開紙門,正巧聽見張佳樂五臟廟的抱怨,她簡單幾句化解了尷尬,揮著手要旁邊的小女孩們快去張羅。小女孩摀著嘴嘻嘻笑,對她們的女郎姐姐應好後小跑步離開宴會廳,張佳樂看著那名女郎慢慢挪到自己身邊坐下,不好意思地道了謝。

 

  「我是嘉雨樓中被奉為最豔女郎的花下,大人剛剛跟婆婆指名要我,花下很感激。」

 

  張佳樂搔搔臉頰。

  其實剛才也只是他隨口說說,沒想到那老婆婆還真給他找了這麼美豔的女郎來,感覺自己不讓對方服侍就太奇怪。他在心中向著心上人道歉,自己就近女色這一晚,僅此一晚。

 

  「打擾了。」


  接在花下之後推開門的,是一個端著琴的男妓。

  看見他進來,除了女郎以外的人都瞪大了眼,不敢置信婆婆竟然敢給他們安排男人過來。注意到他們的視線,男人微微一笑,一雙大眼黑得閃亮,像是黑曜石一樣,吸引了四軍官其中一人的注意。

 

  「婆婆說有大人指名要琴彈得最好的?」

  「啊,是我。」

 

  林敬言舉起手自己承認,男妓笑了下,攏攏裙襬坐在宴會廳上方的小台上。尾隨他進來的兩個小女郎放下支架,琴輕輕地被安置上去,他撥了撥琴弦,清亮的單音擴散開。

 

  「我叫芳芮,謝謝大人指名。」

  「芳芮是這樓內,古琴彈得最好的孩子唷。」

  「是花下姐姐教導得好。」

 

  男妓將寬大的袖子整理好,又試了幾個音,確定琴沒有任何問題後他衝著林敬言笑了下,彈起一首節奏溫和的曲子。

  在琴聲的伴奏下,紙門外有個女孩怯生生地舞著扇子踏進宴會廳,她沒有像花下或芳芮一樣穿著華麗沉重的和服,連頭上的簪子都是最簡單樸素的款式。花下說:這孩子還不是女郎,但大人說要不矯揉造作的,婆婆就給找了個最伶俐的孩子來。

  張新杰點點頭,他本就對女郎沒什麼興趣,還單純的女孩至少不會讓他對這個晚宴感到反感,青澀的舞步看起來倒也挺可愛。

  韓文清坐在正對著舞台的邊緣主座,背靠著牆、坐姿豪邁。捏著酒碟自顧自地喝著酒,耳邊是芳芮的琴聲和花下的歌聲,眼中是女孩的舞姿、捲著袖子有些害怕地轉著圈子,頓時間他覺得張佳樂說的是對的,有專門娛樂客人的女郎在,酒似乎變得更好喝些。

 

  「哎,我說這位官人,光顧著喝酒不悶麼?」

 

  突然間闖進來的男嗓帶點沙啞,嘻嘻調笑著說。

  韓文清瞥了眼不走舞台那邊大開的門,反而拉開自己這邊的紙門進來的男人,跟花下、芳芮和跳舞的女孩一樣一身貼合身子的紅色和服,白底紅花圖樣的外罩鬆鬆垮垮地滑落他的肩膀,把他那張慵懶神情展露得更突出。他軟軟地跪坐在韓文清身側,略長瀏海遮掉他部分眉眼,長長睫毛眨動帶起瞳孔中的星光,然後韓文清注意到對方的那雙手。

  手指細長、骨節明顯,在銅製煙管的映襯下更顯白皙。

  那是一雙很漂亮的手,藝術品般似的。

 

  「官人,您這樣熱情地看著我,我會害臊的。」

 

  男妓話才剛說出口就換來了韓文清不屑的一瞪和咋舌,旁邊花下掩著嘴呵呵笑著,替張佳樂夾了塊肉進碗裡;芳芮同樣笑得很歡,本來溫和的琴聲換了調子,變得很輕快,讓跳舞的女孩有些措手不及,甚是怨懟的看了眼芳芮。

  面對韓文清連大男人都會怕的陰沉臉色,男妓只是淡淡抽了口煙,再把口中辣人氣味全往韓文清臉上吐。

 

  「我是莫笑,謝謝官人的指名呵。」他說。



TBC. 


评论(11)
热度(88)

© 南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