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宮,台灣人
專注無雷的大世界
閱文前請注意 CP / TAG
Plurk:http://www.plurk.com/alexisiess

[韓葉] 蝶 (03)

x藝妓梗

x所以一定OOC,雷的不要看

xCP還有林方,微量的雙花跟喻黃

x有串場用的自創人物,但就是個配角請忽略他


x我還在努力關窗中

x印量調查請支持一下:表單點這裡


x南宮表示感激不盡

x求不要屏蔽我,哥累了


x本篇有肉

x天靈靈地靈靈,求 Lofter 別蔽屏!!



[03 ] 

   「小小跟花下姐姐的客人都說免了侍寢。」

  「是麼?」

  「你那裏的客人呢,沒要求?」

  「沒有。」

 

  莫笑倚著欄杆,吸了口煙管,再將白煙全往月亮吐去。

  宴會在他灑了韓文清一身的酒之後很快就結束了,被酒弄髒的軍服得盡快脫下來清洗免得留下汙漬,沒了受慶祝的當事人宴會理所當然也持久不了。嘉雨樓自釀的烈酒還是不容小覷,酒量差的張佳樂很快就暈了,讓花下送去了房間一躺直接睡死;張新杰看上去是沒怎麼醉,就只是說他的就寢時間到了然後把女孩請走。

  沒被酒給灌倒的客人,只剩下韓文清和林敬言。

  服侍客人洗了個澡後,莫笑就和芳芮一同退出了房間,陪客人睡覺之前還有很多準備要做。

  例如洗澡,跟給自己的身體做潤滑……等等的。

 

  「我忒討厭給自己做擴張。」

  「誰喜歡呢,堂堂大男人一個。」

 

  苦笑了下。

  芳芮伸手跟莫笑討了煙管抽上兩口,他們一前一後來到這嘉雨樓,做為樓中男妓的前輩,被多少男人上過已經算不出來了,但就是怎麼也無法習慣,如同莫笑所說,畢竟是男人呢。

  也就這時候,厭惡自己不是個女人。


  「葉修。」芳芮突然喊起了莫笑的真名,後者愣了下,嗯了聲。

  「做甚?別老喊哥的名字玩,小心被人給聽見,哥的真心給人偷了去,你賠不起的,方銳。」

  「喊喊都不行了?」

  「有屁就快放,沒屁就快滾去服侍你的官人,那不是你喜歡的型麼?快去快去,把你的屁眼兒送過去。」

  「操。」

 

  方銳咒罵一聲,把煙管塞回葉修手中,扯了扯腰間已經夠寬鬆的腰帶,轉身踏步往林敬言所在的那房間去。

  紙門拉開,葉修看見方銳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在門被關上之前,他還看見了林敬言的臉,在房間角落小小地一掃而過,用著珍惜的神色,看著朝他走過去的方銳。葉修嘆了口氣,心想著方銳的客人鐵定是個傻逼,那眼神說著他對方銳動了真心,不用多想他也猜得出不久以後,又有個客人要為了方銳傷神傷心。

  煙管敲敲,灰燼從半空中慢慢飄下。

  一陣風吹過,什麼也沒留下。

 

  「葉修。」

  「……哥還想著你們什麼時候來。」

 

  頭抬也不抬一下,葉修將煙管放到一邊,托著臉頰懶散地站著。

  屋頂上不知什麼時候出現了兩個男人,黑色裝束把兩道纖瘦身軀裹得死緊,其中一個甚至拿布條綁住自己的嘴,只能發出含糊的聲音,另外一個男人的嗓音淡淡的,說著抱歉。


  「那麼,這次要誰的命呢?」

  「韓文清。」

  「……不是吧,喻文州你跟我說笑?他是第一次登樓!」

  「沒說笑,他官位爬得太快,有人眼紅。」

 

  喻文州淡淡地解釋,理由很常見,吃白食的那些大官就看不了那些年輕有為的新官吏,若新人懂得逢迎拍馬、同流合汙,賄賂賄賂那些大官的話還不會有什麼事。但葉修想,韓文清這人表裡如一都是個剛毅性子,自己剛才整個身子都貼上去了也沒感覺他的手往自己身上摸,正道得過了頭,根本不可能是會弄髒自己理想的人。

  一旁安靜著的黃少天抓著屋簷,半身子都探了出去,然後遞了個小瓶子過去。布條下的嘴蠕動著,強制性壓低的音量模糊不清,葉修是聽懂了一個字卻沒聽懂一句話的意思,最後還是都讓喻文州給他解釋。

 

  「那是新的薰香,扔進香爐內分分鐘時間就能放倒韓文清,你能趁那時候殺了他。其他一樣照舊,我跟少天等你的暗示一來,就去殺了另外三間房的人,沒人會知道這個晚上有四個霸圖軍官命喪嘉雨樓。」

 

  葉修接過那個有著寶藍色紋路的瓷瓶,不滿皺眉。

  是,他並不是個乾淨的藝妓,身髒心更髒。之前也像這樣子在跟客人睡一晚前接到任務,愛都還沒做成就先殺了人,弄得滿手黏膩鮮血。逢場作戲,好狠的一場奪命劇,他演得厭惡自己。

  他冷笑一聲,把瓶子收進懷中。

  黃少天還懸在半空,唔唔啊啊地說些什麼他聽不清,他嫌吵耳,擺擺手要黃少天閉嘴安靜。甩了甩新換上的藏藍色和服,轉身往著韓文清的房間走去。

  心上感覺沉甸甸的。

  不斷地說服自己,這是工作,是為了能夠養活弟弟、乾妹妹的工作,為了先死去的友人,不管怎麼樣他都得讓弟弟和妹妹過上不怕餓肚的生活。為了不在這亂糟世道中餓死,他需要錢,為了錢他什麼都能做,就算是必須張開大腿任人操幹,又或者是必須殺了哪個不認識的人,他都無所謂。

 

 


  「……我根本就不是焦慮性別的問題。」外加嘆氣。



TBC


评论(4)
热度(76)

© 南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