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宮,台灣人
專注無雷的大世界
閱文前請注意 CP / TAG
Plurk:http://www.plurk.com/alexisiess

[韓葉] 蝶 (04)

x藝妓梗

x所以一定OOC,雷的不要看

xCP還有林方,微量的雙花跟喻黃

x有串場用的自創人物,但就是個配角請忽略他


x我還在努力關窗中

x印量調查請支持一下:表單點這裡


x南宮表示感激不盡

x求不要屏蔽我,哥累了



[04 ] 

  當葉修從夢境中輾轉醒來的時候,天還沒亮。

  街道上有巡邏人經過,輕輕地敲著鑼,時值三更。他揉了揉眼睛,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睡著的,此時被韓文清環在懷裡、枕在他手臂上,兩個人的衣服都凌亂不堪,身上沾滿了乾涸的痕跡,狼狽也色情。

  他從沒在跟客人發生關係後睡著。

  這是在高天原做生意的規矩,女郎、男妓跟客人上床是工作,工作中怎麼能失去意識?

  葉修他亦同,之前不是直接灌醉了客人省去上床的麻煩,就是草草了事後哄睡了客人,回房洗澡自己睡自己的。唯有今晚,他破例了,一個晚上還連破了兩次例。

  第一次把喻文州和黃少天趕走,沒執行上頭派下的任務。

  第一次在跟客人的歡愛中迷失,甚至就直接被操昏過去。

  葉修看著韓文清極近距離的睡臉,發了一會兒的呆,巡邏人的鑼聲從遠而近,敲一次他就清醒一層。他慢慢地蠕動著離開韓文清環抱自己的手臂間,腰瀰漫開的酥疼讓他咬緊了牙關才避免叫出來,又疼又爽的感覺還真難以言喻。

 

  「第一次玩成這德行,哎喲疼……」

  「你要去哪裡?」

 

  好不容易逃出壓制,娃娃學走路似的勉強站起、把皺亂的衣服拉回肩膀,準備離開退出房間的時候,一隻大手卻抓住了葉修的腳踝,嚇得他差點尖叫往前仆倒。

  韓文清的聲音很沙啞,眼睛微微睜著看他。

  他分不清對方究竟是還沒睡醒或者只是清醒了卻懶得起,揪著衣襬試著抽出自己的腿,腳踝上那手卻越抓越用力,讓他的皮膚都要浮出紅爪印了。葉修興起一種往韓文清臉上踩的念頭,但若真那樣做,可能到天亮前他都處理不掉韓文清和他褲襠內的那個小文清了,他自知自己很嘲諷,但並不是這麼愛作死。

  腰酸得彎不了,他垂下衣袖去搔弄韓文清的眼臉。

 

  「還早著,您再睡一會兒吧。」

  「你要去哪裡?」

  「……沒有女郎男妓會和客人一起睡著的,我只是去洗個澡。」

 

  得到了想要的回答後,韓文清的手立刻就鬆了,葉修抽回腳,步履緩慢地走出房間,關上紙門的瞬間立刻軟倒在一直守在外頭的孩子懷裡。他輕喊著對方名字,那孩子輕聲應他一句前輩,然後扶著他下樓去男妓澡堂,脫下衣服只見滿身的印子。

  坐進孩子準備好的水桶內,溫熱的水舒緩他一身疲憊,葉修忍不住發出喟嘆,曲著身子把嘴也潛進水面下,扶著自己過來的孩子站在一旁用毛巾給他擦臉。

  雙腿夾著手腕、手指探入那個還有些腫的入口,帶著水流擠進去,一摳一挖中都牽出一絲絲的白濁。

  體內的異物感漸漸消退,身上的痛泡在水中得到緩減,臉上哭乾的痕跡讓孩子擦得一乾二淨,葉修難得感覺如此舒服,沒有以往服侍過客人後的嘔心感,通體舒暢得詭異。

 

  「前輩,你喜歡這個客人?」

  「嗯?什麼意思……」糟糕,太舒服,他都要睡過去了。

  「邱非剛才在外面聽,前輩的聲音感覺很真,不像過去其他客人那樣有些虛偽。而且,前輩第一次在做完之後直接睡著,方銳前輩都出來了,前輩卻還在裏頭睡。」

 

  聽見邱非說的話讓葉修震了下,桶裡激起水花濺到邱非臉上,後者有些無奈地看向他,擰乾手中的毛巾改替自己擦臉。

 

  「……方銳說了什麼?」

  「他抿著嘴說了『笑你。』兩個字就走了。」

  「真糟糕,鐵定又要被他亂說話一陣子去。」

 

  嘆了口氣,從邱非手中抽過毛巾在水內給自己擦拭了一番,外頭開始有蕊忙進忙出做著送客的準備,葉修才在邱非的催促輔佐下踏出水桶,擦乾身子換了套衣服,放任著短髮滴水回到韓文清的房間。

  房內,韓文清已經自行穿好了制服。

  他瞥了眼不招呼一聲就開門的葉修,發現他頭髮都還濕著,抽過一旁的乾毛巾就往他頭上罩,粗魯地擦了幾下讓葉修直囔囔疼。

 

  「做什麼不擦乾?」

  「不就是為了來給官人送行麼?」

 

  勾起韓文清的手往房外走,另外三間房門外也都站了制服筆挺的男人,方銳牽著林敬言的手衝其他人笑了下,率先領著人下樓。張新杰和張佳樂身邊也有姑娘陪,下樓前都往韓文清的方向看了眼。

  或許他們是很意外,韓文清竟然真會跟個男妓上床。

  等到他們都消失在樓梯入口後,葉修才扯扯韓文清的手臂催促,慢慢地把人帶著走。

 

  「留宿的客人,天一亮就要離開。」

  「女郎跟男妓這時候就要負責送客人踏出紅漆門,是不是很像妻子目送丈夫出門工作?其實就類似這樣的意思。」

 

  一邊走,他一邊又給韓文清解釋起規矩。

  韓文清嗯了聲,有沒有聽進去葉修也不曉得。

  兩人一前一後踏出了嘉雨樓的門,大道上已經有零散幾對的女郎帶著她們的客人往大門走去,先一步下樓的林敬言等人也在隊伍中。腳步沒停,一踏出嘉雨樓葉修就牽著韓文清步入人潮內,踏往紅漆門的路上是最後可以相處的時光,不少女郎都對著客人說些濃情密意的話,要客人別忘了她們要多多來光顧云云。

  韓文清瞥了葉修一眼,他什麼都不跟自己說。

  用特立獨行的方法在這高天原生存下來,也就是這樣勾起了韓文清的興趣。走到了大門邊,葉修就跟其他人一樣停下腳步,鬆開勾著韓文清的手,然後輕輕地揮,準備目送韓文清自己踏出去。

 

  「……不說些你的同行會說的話?」

  「呵,您指得是『別忘了我』、『要來找我』這類的?」

 

  他嘻嘻一笑,有點訝異韓文清竟然會在意這種片面上的說詞。勾勾手指讓韓文清往自己的方向退一步,扯著對方領口、湊到他耳邊低聲地說:「那些話,就算不說,你也還是會來。」

  得到還不錯的回覆,韓文清這才轉身踏出紅漆門,頭也不回的跟著自己的同伴們離開,讓葉修感到意外的是林敬言竟然也沒回上一個頭流連忘返。

  難道他昨天的猜測錯了?

  他以為林敬言對方銳動了真情呢。

 

  「你昨晚睡在客人那裏呢。」

 

  直到背影再也看不見,葉修跟方銳才轉身準備走回嘉雨樓,後者打了個哈欠,用著稀鬆平常的語氣說。葉修同樣打了個哈欠,嗯了一聲,卻不打算多回應什麼。

  充滿睏倦的眼瞄了眼身旁的友人,方銳聳聳肩。

 

  「別把心都給賠下去。」

  「我認識的葉修應該沒這麼蠢。」

  「……你才是呢,那姓林的男人挺熱情的樣子,會不會哪天就給他打動了我們的方銳大大呢?」

 

  恥笑一聲,方銳輕捶葉修肩膀說著些垃圾話,直接就踏進樓回自己房間睡覺去。葉修揉著眼睛跟在後頭回到自己房間,雖然在韓文清身邊的時候有睡著,身體的疲憊感還是沒消退。

  回到房內,他慢慢地往窗台靠近,打著先歇歇、等邱非替自己帶些早點回來填了肚子再睡的主意。等他一坐下,屋頂上傳下來的聲音讓他一點兒也不感意外,甚至連嚇到都沒有,一如往常點燃煙管,頭也不抬的跟屋頂上的人交流。

  會出現在他身邊,又總是待在屋頂上等他指示的人,也就只有喻文州和黃少天了。葉修很清楚自己在組織中的地位微妙,上頭的人並不信任他、下頭的人也不倚賴他,過去執行任務他都靠自己一個,直到這兩孩子進了組織,被安排到他身邊。

  從沒有其他人知道葉修接下什麼樣的任務。

  除了負責接應葉修、傳達組織命令的喻文州跟黃少天外。

  但這不代表,他就能夠信任這兩個人,畢竟他們不是自己找來的輔佐,而是上頭組織給他安排的,那也形同是組織的眼線,就怕他這尊不受控制連累了整個組織。

 

  「葉修,你似乎玩得脫了。」

 

  喻文州淡淡地說,他並沒有因為昨晚被葉修怒吼著趕走而惱怒,同樣他身邊的黃少天也沒有,一張停不下來的嘴就算被纏著也還是唔唔嗯嗯附和個不停。葉修和喻文州都沒有去細聽黃少天到底在說什麼,反正那也沒什麼意義。

 

  「哪會呢?」

  「你和韓文清上床了吧?明明是任務對象。」

 

  葉修呵笑一聲,纖長一根指頭抵上嘴唇。

  門外,邱非端著清粥小菜,開門進來,屋頂上的兩個人瞬間止聲。

 

  「我想弄清一些事情,先別告訴上頭的,乖。」


TBC.



[ 後話 ]

  不能好好說話的黃少天,萌!


评论(11)
热度(55)

© 南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