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宮,台灣人
專注無雷的大世界
閱文前請注意 CP / TAG
Plurk:http://www.plurk.com/alexisiess

[韓葉] 蝶 (06)

【重發】


x藝妓梗

x所以一定OOC,雷的不要看

xCP還有林方,微量的雙花跟喻黃

x有串場用的自創人物,但就是個配角請忽略他


x我還在努力關窗中

x印量調查請支持一下:表單點這裡


x南宮表示感激不盡

x求不要屏蔽我,哥累了

x結局已近


[06 ]


 
 

  他們兩人占據窗子左右的靠牆位置,一個喝酒一個彈著三味線。

  葉修笑著說:反正也沒睡意,來賞賞月亮如何?

  韓文清笑著回他:你現在有力氣彈三味?

  葉修呿他一聲,邱非把弄髒的被子收走後關上紙門,房內就又剩下葉修跟韓文清兩個。另外一邊的紙門隱約傳來方銳的聲音,黏膩得讓人尷尬,咳了兩聲清喉嚨後葉修撥了撥琴弦,唱起了調子慢得讓人昏昏欲睡的歌。

  夜深的高天原街道上已經把紅燈籠都給掐滅,僅存的就是各個翠柱樓女郎房間內的燭光,葉修房內的蠟燭早不知道什麼時候給風吹滅了,他們也不急著點燃,就是靠著照進房的月光勉強看清彼此的側臉。

  喉嚨用得累了,三味線彈著彈著葉修就不唱歌。

  清清脆脆的錚錚聲滿房間迴響,沒人說話。

 

  「下個禮拜高天原要辦秋色祭典,官人您來不來?」

  「秋色祭典?」

  「嗯。春色會讓女郎男妓表演慶祝新年,夏色有廟宇的抬轎,秋色就只是個逛逛街的廟會,冬色的時候則會有劇團進來表演喔。」

  「喔?你對逛攤販有興趣?」

 

  葉修搖搖頭。


  「我想去高天原外頭見兩個人,但女郎男妓不能獨自出去的,除非客人跟樓主申請了攜帶外出。」

 

  他放下三味線,轉頭看著韓文清。

  一直以來表情都豐富的那張五官上,這時候卻沒有任何情緒,沒有喜悅也沒有憤怒,甚至連請託的色彩都沒有。韓文清怔愣了一會兒,跟葉修四目相對許久後,點了點頭。

 

  「我知道了,想哪一天去?」

  「……謝謝你。」

 

  葉修道謝得很輕很輕,像是音量都被風吹走。

  韓文清舉著酒碟啜了啜,淡淡的嗯了一聲。

  兩個人都沒再多說什麼,只是一個喝酒,一個抱著三味線發呆。韓文清也沒問葉修出去高天原想去哪裡、又是想見哪兩個人,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現在問了,對方也什麼都不會告訴他。

  等到出去的那一天,葉修會自己告訴他的,連同隱瞞著的什麼,所以他能等。

  喝空了最後一瓶酒,韓文清轉過頭想跟葉修再討酒喝,這才發現葉修抱著三味線、靠著牆壁睡著,腦袋甚至歪向了自己這邊,睡得嘟噥不知道在嘴裡含了什麼字句。也很想夢見了吃著東西,嘴唇蠕了蠕,看上去倒不像清醒時那樣欠扁,染了分無害氣息。

  他笑了下。

  拿走葉修懷中的三味線後脫下自己的外罩,披到對方肩膀上,跟對方肩並肩靠著牆坐著。閉上眼睛,入睡。


TBC.


评论
热度(53)

© 南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