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宮,台灣人
專注無雷的大世界
閱文前請注意 CP / TAG
Plurk:http://www.plurk.com/alexisiess

[韓葉] 蝶 (07)

x藝妓梗

x所以一定OOC,雷的不要看

xCP還有林方,微量的雙花跟喻黃

x有串場用的自創人物,但就是個配角請忽略他


x我還在努力關窗中

x印量調查請支持一下:表單點這裡


x南宮表示感激不盡

x求不要屏蔽我,哥累了

x下一篇是網路釋出版的結局


x周六要去 FF 場,所以周六不更新


[07 ]

   「葉修,上頭的已經盯下來了。」

  「過了這麼久你都沒殺了韓文清,長老們很生氣。」

 

  秋色祭典,嘉雨樓內的女郎們不是相約出去逛攤子,就是拐著自己的常客去當奉獻者。葉修把自己的錢包塞給了邱非,要他帶著蕊女孩小小去逛逛,別打擾等下他跟韓文清的獨處,所以替葉修整好服裝後邱非就離開了,房間內只剩下葉修一個人站著。

  還有躲在陰影角落處的兩個人。

  喻文州跟黃少天的雙眼在照不到光的地方仍然灼灼生輝,像是瞳孔深處自帶了光芒一樣,葉修瞥過去就看見四顆眼珠子發光眨動,笑了下沒回應。他知道喻文州和黃少天就那對眼珠子異於常人,雖然沒什麼大不了,看到的時候卻還是覺得驚異。

  喻文州的眼睛泛著深藍色的光。

  黃少天的眼睛泛著燦金色的光。

  但就只是在黑暗中會發光罷了,天生體質特殊,葉修能懂只是其他人不能懂,這讓組織中排斥喻文州和黃少天的人不在少數,當初兩人被安排給葉修的時候還有閒語說這是最下賤的組合。

 

  「叫老頭別急,人不總有一死麼?」

  「但韓文清會活得比老頭還久,爬得比老頭還高。」

 

  黃少天扯下了遮嘴布,低聲地吱吱喳喳說個沒完,也不怕有人經過房門外會聽見裏頭三個人的聲音,或許是仗著外頭祭典聲音大,也或許是因為這時候嘉雨樓內早已經沒幾個人影。


  「你要我們查的事情我跟文洲都幫你查出來了,韓文清小時候的確去過你故鄉,在那裏不顧大人阻攔衝進火場帶了一個孩子出來,胸口的傷就是那時候給折騰的。傷後還高燒不醒了三天,這三天內你找不到人就是因為他不在你家鄉,最後你跟你的兄弟姊妹就被送去外地依親,換他要找卻找不到你。」

  「真偉大的救命情操,你是看見他那道傷想起來兒時往事,所以那個晚上才滅了薰香捨不得殺掉韓文清是麼?我都不曉得你會有優柔寡斷的時候,甚至玩脫了跟他上床還不止一次,我們跟了你這麼久也沒見過你對哪個尋芳客這麼殷勤,韓文清對你而言如此重要嗎葉修?」

  「但你別忘了,雖然葉秋和蘇沐橙不在高天原觸手可及的範圍,他們兩個的命也還在組織的監控下,你一日沒能執行任務,他們兩個的命就一天比一天危險。」

  「等到上頭的死老頭們真的發怒,就算是組織內除我和文州以外比較親近你的周澤楷,也沒辦法替你護住你犧牲自己都要保護的那兩個人。比起血親,韓文清比較重要嗎!?」

 

  說到氣極,黃少天的音量就拔高。葉修瞥他一眼略帶不悅,一旁喻文州直接一巴掌往他嘴唇上打,痛得黃少天退了一步,知道自己話說過頭惹了搭檔不開心,他努努嘴重新把遮嘴布拉回去。

 

  「少天說的沒錯,葉修。」

  「……我知道你們兩個擔心我的處境,也知道你們的意思。就算再怎麼站在我這邊,一旦組織下令,你跟黃少天就會立刻殺了我,周澤楷那個組織內的神槍手也會去殺了葉秋和沐橙,最後韓文清也會死於非命曝屍荒野,得不償失——是這個意思吧?」


  喻文州點了點頭。

  他跟黃少天從來不掩飾彼此的心情,比起因為雙眼奇特撿他們回去培養的組織,他們倆個更喜歡坦蕩活著的葉修。所以若非必要,他們是真的不想跟葉修動干戈。

 

  「我跟少天站在你這邊,但請別讓我們為難。」

  「韓文清終歸是組織要他死的目標。」

  「別再沉溺下去了。」

 

  音量慢慢地降低,最後只剩下氣音般的呼喚,喊著葉修的名字。紙門同時被拉開,沒出去逛祭典的蕊女孩站在光明處對著一室黑暗中的葉修喊著「韓官人來了」,後者點點頭,嘆了口氣。

 

  「我知道。」

 

  氣若游絲,不曉得是在回應哪一個。

  走下樓,韓文清還是那身白襯衫搭長褲,腰帶上掛著刀槍,加上本來就嚴肅的臉色讓樓內的女孩沒個敢靠近。葉修笑了笑,顧及今天要外出,邱非給他備了男裝方便行動,但是韓文清那一身可就只有達官貴人穿得起,他也就是難得換了套寬鬆的和服,不像平常的女裝那樣累贅的帶子特別多。

 

  「我們一邊逛祭典,一邊往大門走吧?」

  「嗯。」

  「出到外面還喊官人會很奇怪,不用尊稱喊您老韓可以嗎?」


  韓文清點了點頭不多做表示,但葉修感覺到對方似乎對於「老韓」這樣的稱呼頗感滿意,時間寶貴他也不想再嘲諷對方幾句,跟站在門口的樓主揮手打個招呼後就並肩而行離開。

  高天原這名字看起來似乎範圍廣泛,但不過就是個靠山有河用城牆圍起來的小地方,翠柱樓蓋得多了,外圍全是些破舊長屋。祭典辦在中心大道上,兩排琳琅滿目的攤販扯著嗓子大聲叫賣,女孩聚集在琉璃珠的攤子一雙眼睛水汪汪地瞧、幾個女郎被賣髮簪的攤子哄得心花怒放,茶攤上零散著男妓坐落,方銳和林敬言也在那裏。

  方銳知道葉修今天的行程為何,擺擺手只要他記得回來。

  兩個人與其說是逛攤販,還不如說只是走走而已,眼色掃來掃去沒看見什麼能讓他們停下腳步的東西。直到逛了一半,一個賣小東西的攤子讓葉修眼睛一亮,抓住了韓文清袖子讓他跟自己停下來。

 

  「好久沒給他們帶點東西……讓我挑一下?」

  「不急,慢慢看。」

 

  道了謝,葉修低頭專心地翻看著滿桌面的小髮夾,手工精細讓他猶豫,紅花白花翠竹飛鳥,他不斷拿起來又放下,嘴裡念念有詞著。韓文清沒打算打擾他,眼睛一掃看往角落比較偏男性用品的區域。

  那裡並列了一排的煙管。

 

  「噯大老爺看看不?這些煙管子可都是外地師傅手工製作的。」

 

  攤子老闆看葉修如入無人之境地猶豫,自己的宣傳進不了他耳朵,索性把注意力放到一旁韓文清身上,拿起了其中一根紅檜木管身的煙管,不斷地說著這管子品質優良紅檜木香氣又夠抽起菸來是辣中帶著清新包君絕對滿意。韓文清也沒專心聽他說話,只是看著那紅檜木的顏色美,襯旁邊這人的手指,二話不說點頭就要攤子老闆給他包裝。

 

  「老韓你買了啥?」

  「送你的。老闆,他手上這些夾子也全都包了。」

  「咦……你等等!」

  「謝謝惠顧!」

 

  不等葉修反應,攤子老闆手腳比他還快的一把抓過葉修掌心上的髮夾,牛皮紙一包又塞回葉修手上,接過韓文清遞上的銀子,笑咧咧的感謝兩位老爺消費。

  葉修無奈地看著手中的紙包,旁邊付錢的男人卻一臉沒什麼。

  淡淡地嘲諷對方官位太大就沒金錢觀念,順便不著痕跡道了句謝後,兩人隨意的又逛了幾個攤子,給葉修要去見的人買了些吃食,這才在紅漆門處拿出證明單,在守衛目送下踏出高天原。

  兩人依著葉修淺薄記憶在路上慢慢地走,除了葉修一直碎念著路上景色和自己的記憶有些許出入害他很疑惑自己到底有沒有走對方向以外彼此沒有任何交談,氣氛也沒因此變得尷尬,默契地根本不需要找話題。韓文清一聲不吭走在葉修後面,穿過漆黑林子後是一處小鎮,離高天原並不算太遠。

 

  「就是那兒了!」

  「你有親人住這?」

  「嗯,安排在離我近點的地方好。」


  話中有話地說,葉修加快了腳步進了小鎮,直接就往著一處小茶館過去。夜還不算太深,茶館內坐了不少客人,有個漂亮女侍忙碌地穿梭其中,一臉忙得不亦樂乎的模樣。

  女侍眼角餘光掃到站在店門口的兩人,掛在嘴邊的歡迎光臨一下子就給轉成了驚呼,然後放下手中的端盤、衝向葉修。葉修把手中的紙包塞給韓文清,伸出手接住往自己撲來的女孩。

 

  「葉修!葉修!」

  「嗯,妳變漂亮了,沐橙。」

  「你今天怎麼能出來?不是秋色祭嗎?啊糟糕葉秋剛剛出去送貨不在呢,你什麼時候走?等葉秋回來嗎?肚子餓不餓?我弄麵給你吃,你待久一點好不好?」

 

  葉修笑著拍了拍蘇沐橙的腦袋,要她冷靜。

 

  「我今天不是跟雪峰出來的,想待多久待多久。」

  「咦?不是雪峰哥……」

 

  蘇沐橙這才發現站在葉修身旁的男人是自己沒見過的官,嚇得抱緊了葉修支吾著說「糟糕了我剛剛喊了你名字啊」,後者噗噗笑道「是啊妳害得我好慘啊心都給老韓拿了去」,聽得韓文清一頭霧水。

 

  「這位是霸圖武軍隊長韓文清,我的常客,臉兇歸兇人還是挺好相處的,也是他答應帶我回來看看你跟葉秋,用不著怕他。」

  「嗯……謝謝你,韓隊長。」


  韓文清點了點頭就算是給了回答,蘇沐橙靦腆地笑了下,牽著葉修要他們去角落的位置坐,殷勤地問著要不要吃些什麼、她給他們泡茶云云。葉修一邊要蘇沐橙冷靜些一邊指了指韓文清手上的食物,那些全是蘇沐橙跟葉秋愛吃的點心,更讓蘇沐橙開心得都要飛起來了。

 

  「那女孩跟你長的不像,遠親?」

  「不,沐橙姓蘇,跟我沒血緣關係。」葉修喝了口蘇沐橙泡來的茶,讚嘆著她的技術越來越好,茶香而不澀苦,熱得恰好回甘:「她跟她哥哥是我家撿回來的孤兒,一起長大也形同親人了。」

  「她哥哥呢?」

  「死了。我家火災後一年因為意外,依親的親戚經濟狀況也不好,為了養活沐橙和我弟,我才去了高天原。」

 

  看見韓文清因為自己的話露出失言自責的表情,葉修捏著竹籤叉著塊白麻糬糰子,遞到他嘴邊塞進嘴裡,勾勾嘴角笑著說沒事,事情都過去了,我沒後悔什麼。

  托著腮看著蘇沐橙忙得歡快,葉修忍不住就笑了。

  看著葉修那樣的神色,韓文清也跟著淡淡一笑,在高天原內或許是因為人情冷暖,也或許是因為擔心在外的兩個弟妹,葉修總是很努力地活著,扛了太多壓力在肩膀上。

  到了這茶館,他才看見葉修露出放鬆的神情。

 

  「……老哥?」

  「哎喲,這時候才回來,等得我都餓死了。」

  「少來!你已經把半包點心都吃了,別以為我沒看見!」


  一個長相類似葉修的人掀開茶館的布簾,視線直接就看到了坐在角落的兩大男人,其中一個化成灰燼都他不會認不出來。急匆匆地把手中東西放下後男人跑到葉修身邊,像是檢查物品有沒有受損一樣拍摸過他全身,直到葉修阻止他了才罷手。

 

  「今天不是高天原的秋色祭麼,你怎麼能出來?」

  「因為我有個大錢包啊。」

 

  葉修笑著用竹籤指了指對面位置的韓文清,男人這才發覺那不是自己熟知的嘉雨樓樓主,連忙道歉、把葉修推進去一些給自己挪了位置坐下,然後瞪著葉修要他給自己介紹這陌生男人。

 

  「我的常客,霸圖武軍隊長韓文清。老韓,這是我弟,葉秋。」

  「韓隊長您好,我哥哥受您照顧了。」

  「你好……你們兩個,長得真像。」

  「雙生子囉。」

 

  嘻嘻笑笑地給彼此都自我介紹過後,葉秋囔囔著讓韓文清給他說葉修在高天原內的事情,忙碌之餘蘇沐橙也會湊過來聊個幾句,四個人吵吵鬧鬧的直到茶館臨近休息時間了才停止。

  把裝了髮夾的紙包塞給蘇沐橙,說「這是老韓給妳帶的禮物」,被韓文清補了句「葉修挑的」之後,他們才揮揮手跟葉秋和蘇沐橙道別,照著原路走回高天原。

  一路上葉修心情很好,甚至哼起了歌。

 

  「他們喊你葉修。」

  「……還想你能忍多久呢。」

  「還有,你說你家以前發生過火災?你家在哪裡?」

 

  葉修停下腳步,走在韓文清的面前回過身看他。林子內沒有燈,今天晚上的月亮也不夠賞臉躲在雲的後面,韓文清瞇起眼睛才勉強地看出葉修臉上表情,有些苦澀,像吃了酸果子。

 

  「我跟你說個秘密。」

  「其實我是某個組織的殺手,而你是被指派給我的目標,我應該要殺了你的,你信麼?」

  「我信。」

 

  他走上前,兩人的三公分身高差因為葉修的木屐高度化整為零,葉修低著頭不看韓文清,後者捧起他的手搓揉,長期練刀練槍的手粗糙理所當然,但一個在翠柱樓內不用洗米洗碗洗衣服的高級男妓,手也略帶粗繭就怎麼也說不過去了。

 

  「沒有藝妓的手這麼不光滑的。」

  「你又摸過別的藝妓了?別忘了你上高天原第一個藝妓是我,而你也沒去過別的翠柱樓。」

  「林敬言說芳芮的手很滑很細緻。」

  「……噢好吧,你這種累積經驗方式是作弊的。」

 

  韓文清抬起葉修的手,貼到自己嘴邊。


  「還有什麼事情你沒告訴我的?」

  「想知道?」

  「想。」

 

  葉修笑著說「既然你這麼誠心地問,哥就大發慈悲全告訴你吧」,然後抽回自己的手,往後退開一步。在這種被迫坦誠相對的時刻,他不太想跟韓文清近距離接觸。

  有種危機感,心悶得難受。

 

  「從我開始接客的那天起,我就在殺人了,組織要哪個客人死,我就會在晚上殺了他,有人接應所以從來沒留下簍子給人捅。」

  「你登樓的那一天我就該殺了你的,薰香的用途不是情趣而是要讓你睡死,我好在你睡夢中一刀捅穿你的心臟,另外三個軍官也差點命喪那一天呢。」

  「可是你卻告訴我胸口傷疤的由來。」

  「我想起來後就捨不得下手殺了你,救命恩人呢,該怎麼下手斷送你性命?想起太多太多事情就讓我自責過去犯下的錯,厭惡你的存在因為那讓我更加汙穢,不想和別人一樣說些客套話就是不想你再來高天原,可你還是來了。」

 

  他苦笑,手握成拳頭朝韓文清胸口擂上一拳。

 

  「這樣聽懂了沒有?韓文清?」

  「你就是我救的那個孩子?」

  「是啊,要來個感動涕零的再會擁抱麼?」


  伸長雙臂,葉修真的就做出了等待擁抱的姿勢。韓文清嘖了一聲,揪過他的領口直接把人拉進懷中,粗魯用力地抱住,葉修拍著他後背說疼,韓文清也沒有放鬆的跡象。

  自己找了這麼久的人,就在這裡。

  突然之間難以言喻。

 

  「該說的都告訴你了,滿足了沒?以後別再來高天原了。」

  「為什麼?」

  「不是說了有人要我殺了你麼?」

  「那又如何。」

 

  葉修咳了咳,雙手揪住韓文清背後的布料。他笑著說韓文清傻子,不知變通又不懂珍惜生命,這樣在他底下工作的人多辛苦啊,處處要替自家主子提心吊膽的。

 

  「你這麼不怕死,難怪年紀輕輕當上最高武軍隊長。」

  「若會死在你手上,現在就不可能還站在這裡。」

  「我已經沒有機會了。」

 

  說完,葉修掙脫韓文清的懷抱,牽起對方的手走回高天原的大門外。過了橋,他直接就把韓文清的手甩開,伸出一指要他別再靠近,然後獨自一人踏回紅漆門的範圍內。

 

  「別再來了,我這裡不歡迎你。」

  「這是最後一次放過你,別逼我動手,韓文清。」



TBC.


[ 後話 ]

  基於我其實是個黃少本命的廚

  喻黃的眼睛設定就只是個噱頭,只有發光功能不會透視的

  日更讓我突發進度追上截稿日了,字數甚至還比我和親友合本的個人部分稿子還要多,我家繪者表示不忍說我~呵呵(。)總之突發本應該是趕上 Cwt37 販售,印量就拿調查表單去抓,有沒有通販等場次結束後再說


  下一篇是結局

  不過是網路釋出部分的結局,意味著不管明天你們看到什麼,都不會是塵埃落定的故事,真正的結局本子內才有喔!!


评论(17)
热度(51)

© 南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