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宮,台灣人
專注無雷的大世界
閱文前請注意 CP / TAG
Plurk:http://www.plurk.com/alexisiess

[韓葉] 蝶 (08-END)

x藝妓梗

x所以一定OOC,雷的不要看

xCP還有林方,微量的雙花跟喻黃

x有串場用的自創人物,但就是個配角請忽略他


x我還在努力關窗中

x印量調查請支持一下:表單點這裡


x南宮表示感激不盡

x求不要屏蔽我,哥累了

x這篇是網路釋出版的結局

x看似 BE,但《蝶》真的是 HE 請相信我



[08 ]

  「前輩。」

  「燒了。」

  「……但這信,樓主已經看過也回過了。」

 

  葉修靠著窗台,抽著隻嶄新的紅檜木煙管,不悅地瞥了視線過去。早已經習慣服侍這個性格不穩的主子,邱非只是兩手端著信、聳聳肩膀表示那不是自己阻止得了的人。

  信封上寫著韓文清三個字,那個人的字跡。

 

  「你不該讓雪峰知道這封信的存在。」

  「信都櫃檯婆婆收的,我怎麼瞞呢?」

 

  接過信,葉修只是淡淡地看著那個字跡,豪邁有力就如同名字主人的性格一樣,勇往無前、絕不畏懼。他想起那個將近半個月沒見到的背影,挺得老直,又厚實堅壯,十足十經過鍛鍊的保家衛國體魄。

  那樣的人誠實無畏,才是國家需要的人才。

  怎麼可以因為他人的不滿就斷送他的性命?

  況且那還是救過自己一命的人,一命抵一命,那也該是自己代替他去死。可是他還放不下葉秋和蘇沐橙,儘管他們已經不是要自己照顧的年紀,他也還是無法扔下他們獨自雲遊。

  而且他若逃了,就沒人活得下來。

 

  「前輩,你不拆開看看嗎?」

  「用不著,雪峰除了那套話以外也不會回什麼了。」


  他把信遞到煙管上,呼嘶呼嘶抽著,火光沾到了紙張角落,輕輕地燃起,然後小火向上竄燒終將把整封信都給吞噬。邱非嘆了口氣,端來香爐推過去,掀開蓋子讓葉修把快燒到手指的信扔進去。

 

  「邱非,我晚上能裝病不工作麼?」

  「樓主會說不能。」

  「……替我更衣吧。」

 

  夜晚來得很快,邱非替葉修做好了晚上迎客的準備後就被趕出房間。倚著窗葉修低頭寫著些什麼,等他把信紙對折、藏進裝衣服的箱子內的同時,高天原的紅燈籠也已經亮起。

  象徵著開始營業的燈。

  他站在窗邊看著攤販收拾東西從紅漆門出去,交換一臉興奮從紅漆門進來的尋芳客,臉色有些痛苦。

 

  「他來了,葉修。」

 

  喻文州的聲音從屋頂上幽幽傳來。

  葉修低頭,正巧看見站在嘉雨樓門外,跟樓主交談幾句的韓文清。吳雪峰不知道說了什麼,指了指上頭,韓文清一抬頭就跟葉修四目相對,他笑了下,葉修也笑了下。

  只是他笑的是韓文清蠢,明知不可行卻還要硬闖什麼呢?

 

  「這是上頭給你的最後一次機會。」

  「別逼我們殺了你,我們不希望那麼做。」


  葉修嘆了口氣,罵了句髒。

  邱非拉開了紙門,韓文清就看見背對著他的葉修,進了房間身後的門就關上,又是一間房間兩人獨處。

 

  「為什麼不回我信?」

  「一拿到我就叫邱非替我燒了。」

  「……你連看都沒看。」

  「尋死之人的信做什麼看。」

 

  葉修說得冷漠。

  他想藉此激怒韓文清,最好是氣得過來揍他一拳,然後甩甩袖子只留下他臉上的瘀青離開,不要給他殺了韓文清的時間,離開高天原再也不要回來。這樣他還能說戰力差比不過所以任務失敗沒殺成,讓喻文州舌燦蓮花幫幫自己,或許還能大家都逃過一命。

  不過,揍臉挺痛的,他得引導韓文清揍他肚子才行。

 

  「你是不是又在盤算什麼?」

  「咦?」

 

  厚實胸膛從後方貼上來抱住自己,葉修不自在地掙扎,卻只讓環抱收得更緊了些,勒得他呼吸一滯。

  韓文清的嘴就貼在他耳邊,說話間吐息全灌入耳窩裡,帶著水氣的暖意讓他打上好幾個激靈,有力的心跳隔著層層布料也能感覺到。或許那是他自己的,但葉修卻覺得——他們像是心跳同步了一樣,砰通砰通地,囂張跋扈宣揚自己正在這裡活著。


  「吳樓主說了,每當你有所盤算,就會特別熱情或冷漠。」

  「我去,你不是吧官人……高天原內就兩種人說的話不能聽,一是女郎跟男妓,二是翠柱樓樓主啊,那一個個心都髒到像扔去大水溝內泡了三天三夜似的。」

  「你心就不髒麼?」

 

  韓文清一邊說,一邊扯鬆葉修的領口。今天葉修的衣服穿得緊,不像之前那樣寬鬆得能看見鎖骨,要扯還得用上幾分力氣。環在對方腰上的手甚至直接就要拉開腰帶,扯到一半就被葉修一巴掌打下去抓住,只是也來不及阻止腰帶鬆脫。

  脫去第一層腰帶的束縛,領口就鬆垮垮地往左右滑開。

  鎖骨處像是成熟飽滿的果實一樣,令人垂涎。

  腦子被誘惑得轟一聲炸開,沒能多想,韓文清直接就低下頭往脖子上啃咬吸吮,留下一個櫻桃色的印記在上頭。養大了的慾望還不饜足,舌尖在白皙皮膚上移動,動上一吋就停下來咬一口,沒一下子就弄得頸項上不是吻痕就是牙印,還有滿滿的口水。

 

  「上次還叫我韓文清,這次又改回官人?」

  「這是在裡面,當然叫你官人。」

  「現在是我們獨處,沒有外人,形同外面。」

  「……行啊你,半個月不見,伶牙俐齒了?」

 

  葉修嗤笑,抬手把鬆開的領口扯回去。得到這樣的反應韓文清當然不高興,硬是把對方的頭扭轉向自己,大嘴一張、咬住那個抿著不曉得在隱藏什麼情緒的嘴。

  舌頭強硬地破開緊閉著的唇,牙齒微微張開著的縫隙也讓他鑽了進去,葉修半抵抗地接受這親吻,身體在韓文清的示意下轉過,胸膛貼著胸膛。韓文清一手貼在他臀上,另一手壓在他後腦勺,慾望高強地牽制著。反觀葉修卻是兩手臂垂在身側,連十指都是放鬆地伸展著,一副沒有被韓文清的慾望沾染半分的脫俗樣。

  一吻方休,葉修舔掉嘴角溢出的唾液,那樣子性感得韓文清簡直想直接就辦了對方。

  只是那雙眼睛輝映著燭火的光,閃爍的卻不是跟他一樣的熱情。

  猛然間一桶冷水往頭上澆下的感覺。

 

  「韓文清,你是不是忘了半個月前我說的話?」

 

  他的手總算有了動作,兩掌用力一推就把自己推出了韓文清的懷抱中,雖然從事這種誘人工作,但葉修終歸還是個真材實料的男人,力氣儘管比不上韓文清,該有的份量還是有的。

  退開幾步緩緩作用力後,葉修衝著韓文清笑。

  笑得很冷、很淡,只是韓文清還是在那眉眼之間看見了葉修對自己的捨不得跟愛惜。可以說他是傻子無所謂,他找這個人找了這麼多年,思忖著這個人在火場中的神色、說話的調子,日久都生情了,一見面乾柴就備在那裡。葉修是個直來直往的人,脾氣好待人也不高傲,雖然總讓人想不出他到底在想什麼,可這樣的性不拖泥帶水,正巧合了他韓文清的喜好,這樣怎麼叫他不一把火往乾柴上燒。

 

  「我沒忘。」

  「你一定忘了,不然你怎麼又來。」

  「那些瑣事與你我之間有何關係?」

 

  韓文清哼笑一聲,說得真沒什麼的樣子。

  葉修愣了下,撇過頭,聳聳肩膀呵呵一笑。

 

  「我想,我是真玩得脫了。」

  「葉修?」

 

  韓文清看著葉修吹熄燈籠內的燭火,一瞬間屋子內黑得不見五指,僅剩下窗外照射進來的月光勉勉強強讓葉修的身形浮現。韓文清看見葉修拿過一旁他慣抽的煙管--他給他買的那根--呼嘶呼嘶地抽,火光就忽明忽暗地閃爍。

 

  「到底是錯不該接下這任務,還是錯不該一開始就沒殺了你?」

 

  雖然看不清表情,韓文清還是隱約感覺葉修的神情苦澀,他難以想像那樣的五官,站了起來想靠近看個清楚,卻被葉修阻止,漂亮指甲在月光下像會發光似的。

 

  「噯、別過來。」

  「為什麼?」

  「你過來我就會殺了你的。」

  「若你做得到。」

 

  就算他這麼威脅恐嚇,韓文清還是站到了葉修面前,讓彼此距離近得能看見鎖骨上他剛才才留下的咬痕。

  還有葉修那張受不了自己的無奈表情。

 

  「你到底信不信我是被派來殺你的?」

  「我信。」

  「就不怕我真殺了你?」

  「殺吧,若我沒死成,我會找到你。」

  「……不可理喻。」

 

  葉修笑出一個比哭更難看的表情。他從腰帶內抽出一把細長的刀,進入韓文清伸出擁抱的臂彎內,刀身沒入對方胸口,韓文清的嘴角擠出了一滴艷紅,黏膩刺眼。

 

  「傻子。」

 

  葉修說,嘴角掛著嘲諷的笑。

  笑得就像要哭出來一樣。

  他直直地看著韓文清,一邊後退到窗邊,直至退無可退。

 

  「別再亂跑,等我去找你。」

 

  細刃還插在胸口,鮮血湧出濕透了衣裳,但儘管身受重傷,韓文清也還是堅持著站立住,因為他要記住這張自己絕不放過的長相。曾經失手遺失過一次,命運好不容易才讓他們再次接上線,他怎麼可能甘心任由老天爺捉弄兩人面臨永別。


  「你先讓自己沒死成再說吧。」

  「我不會死的。」

 

  韓文清說得信誓旦旦,他連眨眼都不肯,在葉修完全離開他的視線範圍之前,他要把這五官刻劃進生命中。什麼樣的因就承載什麼樣的果,讓自己連命都敢賭下去玩的人,他絕不放過。

  葉修沒有給韓文清回答,他朝後退上窗台,然後縱身一躍,飛展開的衣裳像是蝴蝶翅膀似的。

  他融入月光之中。

  最後墜落。

  韓文清不會知道葉修是不是能安然落地然後離開,就像他不會知道屋頂上躍下兩個黑衣人影接應了葉修;葉修也不會知道韓文清是不是活得下去,就像他不會知道直到自己消失在他視線範圍後,韓文清直接就昏厥了過去一樣。

  房內傳來咚一聲悶響,然後門被拉開。

  邱非冷著眼色看著倒在地上、鮮血從身下漫開的人,然後嘆了口氣,走去衣箱子內翻找出一封信來,讀完之後撕個粉碎、朝窗外一灑,被狂風吹得再也看不見影。

  確定房內沒有留下任何會害到葉修的證據後,他才走出房間,摸摸喉嚨清了個嗓。

 

  「——救命啊!韓官人受傷了,快來人救命啊!」

 

  然後,嘶聲力竭地喊。


END. (ry



[ 後話 ]

  網路釋出版到此為止~

  結局如何請見突發本。


  用兩個禮拜衝刺突發真不是人幹事,日更的節奏呢我都多久沒做了?遙想我當年還是百花盛開 R18 ... ... 不是,是我還年輕力壯 18 歲的時候,我都沒這麼努力過啊雖然我 18 的時候還沒開始寫本(。

  首先還是感謝韓葉群的太太,若不是某人丟了張圖轟動武林 (?) 打得我找不到北,撇了個藝妓段子出來然後讓  @阿念慢慢唷 指名想看的梗的話,這藝妓大概就胎死腹中了吧←←念念指定的段子就是這一篇最後葉修跳出窗子的那部分,多唯美少女情懷是不(喂#

  還剩下 HE 的結局跟幾個番外,截稿日還有兩天,加油!!


(印調表單內的幾個問題回覆)

>染羿:你何不如頂著喻隊的臉來跟我領本?哥接受外送委託喔。

>風梧:累是因為公司,那陣子喊累都是因為工作不是因為稿子 ww

>翎:黑箱是親友權利,因為親友沒來領本我才有辦法找人啊~

>朔清:因為有床戲,為了不讓我家小精靈被警察抓走(這樣沒人幫我顧攤)所以場上販售會有年齡限制的喔,請記得出示身分證或者是叫你旁邊的人出示他的身分證(不對#

>千夏:通販的話還是要看看,感覺印調有些危險


以上、

感謝這兩禮拜的支持,有問題的話歡迎詢問喔 ^ _ ^


评论(14)
热度(37)

© 南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