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宮,台灣人
專注無雷的大世界
閱文前請注意 CP / TAG
Plurk:http://www.plurk.com/alexisiess

[韓葉] 中元故友

x只是個出去買東西卻差點被中元拜拜的香薰死的梗

x寫到後面突然忘了我到底要寫什麼鬼東西

x台灣習俗,中元要拜拜

x寫一半才想起來對岸不知道拜不拜中元


x真的是 HE

x輕飄飄的葉修身上沒有床單別擔心

x小韓老韓怎樣都是韓文清


x我真的不知道我在寫什麼東西

x這個算是人鬼生死戀嗎?




_

  他說,他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就死了。

  他說,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會來到這裡還給他碰著了。

  然後他問他:那你還記得什麼?

  那個從供品桌上喜孜孜拿著祭拜的煙一根接著一根抽著的男人,嘴角還叼著一根就在盤算著下一根抽哪一家的哪個牌子好,回過頭思索著歪了腦袋,最後一臉茫然。

 

  「什麼都,不記得了。」

 

 

  韓文清遵照著母親的吩咐,把最後一箱飲料疊到了桌上,用鑰匙在紙箱上戳了個孔,斜插上一根剛點燃的香。然後他拍拍雙手,忙活了一個上午,雖然穿的是黑色上衣也給灰塵抹了個半白,手上滿是香的紅跟供品的灰,髒的那是一個精彩。

  他搬了一袋金紙拖了一張板凳坐到角落,遠離長輩們聊天的紛擾順便也避免等一下遇到某人之後被長輩當作自己發了神經自言自語。

  這麼說來,其實他也不知道那個人……應該說是鬼,他不知道今年會不會來。從幾年前第一次見到他,茫茫鬼海中就那一個影子特立獨行,不跟其他鬼搶食搶新衣,只是悠哉來去撿菸抽,滿桌子好酒好菜他都看不上眼似的。

  看得見的人總忌諱讓彼岸的人知道自己看得見。

  但那著那雙儘管半透明卻還是黑得漂亮的眼睛,他還是忍不住開了口叫住那個鬼,要他別顧著抽菸多吃菜。

  也就那一年開始,他家門口在這時期總特別熱鬧。


  「奶奶妳看!龍捲風!」

  「噯噯別打擾,那是好兄弟們在拿衣服換呢!」

 

  韓文清皺起眉頭。

  是在拿衣服換沒錯,但那裡活像是百貨公司周年慶、搶同一件折價衣服的盛況。他看著路邊好幾個沒人看得見的「人」喜孜孜拿著新衣服替換,桌邊一手一個抓著菜吃,愛乾淨點的就去備了毛巾牙刷的水盆邊給自己打理打理。

  有長得矮搶不到食物的小小鬼站得離桌子老遠,手咬著指頭淌口水,一雙大眼眨巴眨巴看著成年鬼們吃得歡喜,自己卻一口都咬不到。他嘆了口氣,感嘆著孩子年紀太小就去了彼岸,伸手拿了包餅乾遞給小小鬼,後者驚喜得瞪大眼睛,一把抱住餅乾朝他彎腰點頭道謝後轉身跑遠。看著還在自己手上的實體,他搖搖頭在母親的詢問下把東西放回了桌子上。

  旁邊的成年鬼們經過都衝他打招呼,一邊指名明年想吃什麼菜。

  額上青筋跳了跳,他怒瞪著那些對他說「多點肉不要菜」的鬼。

 

  「唉呀唉呀小韓小韓,別對咱們這麼兇嘛。」

  「……你今年來晚了,葉修。」

  「嘻,不就晚了幾個小時?」

 

  韓文清看著輕飄飄走到他身邊,嘴裡叼著從別人家那裡拿來的煙的成年鬼——跟自己差不多年紀,總帶著嘲諷笑容而且說出來的話還真的欠揍,讓自己陰陽眼能力被彼岸兄弟發覺的罪魁禍首——名為葉修,一個除了自己的名字外什麼也不記得的傢伙。


  「你還是沒想起來自己的事情?」

  「嗯,連這一年間我去了哪裡,我都不記得。」

 

  他皺著眉頭低下腦袋摺金紙,嗯了聲。

  小小鬼就算了,成年鬼通常都知道自己的死因和生前往事,如數家珍甚至於每年都要跑來跟他說幾句「我女兒又長得更漂亮了」之類的鬼也不是沒有,但會不記得自己事情的鬼,就葉修一個。

  鬼門關後好兄弟往往都回到黃泉去,受苦難歷折磨等待審判輪迴轉世,雖然不是每個都能跟他說的事情,但不會不記得,可葉修卻說從上次鬼門開到這次鬼門開之間的事情,他都不記得?

 

  「你究竟還記得什麼?」

  「記得我叫葉修,你是韓文清唄。」

 

  葉修笑著對上韓文清一臉「你別耍我」的悶,手指夾了煙甩呀甩,半透明的白煙就在韓文清眼前繚繞。那不是他可以接觸到的世界,可他卻覺得自己還是聞到了煙味,不是旁邊供著燒的煙,是葉修手上那一根快燒盡的氣味。

  這樣不太好,過度涉入另外一個世界。

 

  「小韓小韓~哥去年才跟你說了要糖醋排骨,怎麼沒有啊?」

  「閉嘴,水煮全雞夠你吃了,多吃點青菜。」

  「呿~反正哥都已經死了,多吃青菜也不會對身體好啊。」

 

  葉修捧著韓文清塞來的紅色塑膠小碗,拿著桌邊放著的筷子在那雙會殺人似的眼神注視下夾菜吃,韓文清想他大概怎麼看都不會習慣,那些人明明就吃得很努力,但桌上的實體卻都不會減少消失。

  但那都無關緊要,他們吃得開心就好。

 

  「葉修,你不覺得只有你不記得事情很奇怪麼?」

  「會麼?睜眼閉眼都是來你這吃飯……好吧是挺奇怪的,感覺我就是一直在吃,還好是個鬼不會胖。」

 

  韓文清翻翻白眼。

  好漢不跟鬼計較,他邊想邊放了顆蘋果到葉修面前。

 

  「你沒試著去想起來?」

  「沒有點頭緒怎麼想呢你倒是告訴我。」

  「零碎的記憶片段什麼的都沒?」

  「……你當哥演電視劇呢,還給你放死前跑馬燈?」

 

  哼了哼,葉修一點兒餐桌禮儀規矩都沒有的拿著筷子戳韓文清額頭,雖然彼岸的事物碰不到此岸,那雙筷子碰不到韓文清只會在他額頭內穿來穿去——葉修覺得這畫面挺妙的,就著插進額頭的姿勢轉起了圈,不知道會不會攪爛那老頑固的腦汁——正準備開口給韓文清叨念的時候,他身後路過名老頭兒,指著他們就啊啊大叫。

  正確來說是指著葉修一個人。

 

  「你不是那個誰嗎!?」

  「王大伯,您認識這傢伙?」


  王大伯用力點頭。

 

  「我住院的時候睡我隔壁病床的少年啊!小韓你來探望我的時候沒看到嗎?啊不過他們家總是把窗簾拉起來你也不會走過去特地看一眼不記得也是正常的啦,護士來巡房的時候有次拉開我就看到臉了啊別以為我老了記憶差我可記得很清楚,你是車禍昏迷兩年多的葉家長子嘛!!你弟弟工作之餘常常到醫院看你的啊!」

 

  王大伯一番話讓韓文清停了手上的動作,抬頭就看見吃飯吃到一半也停下動作的葉修一臉呆然,後者維持著筷子懸在嘴邊的姿勢僵硬地轉過頭看韓文清。韓文清放下摺好的金紙、整箱抱給了旁邊的弟妹,然後從口袋內拿出一串佛珠戴上了就伸出抓住葉修。

  加持過的珠子串起了兩個世界,說也奇怪葉修就真的這樣給韓文清抓了就跑,韓文清跑得快,葉修雖然也腿長但是跟不上,他索性勾起腿憑藉著輕飄飄的存在讓韓文清抓著他飛,像放風箏似的。

 

  「你覺得那大伯說的人是我麼?」

  「靈魂出竅你聽過吧。」

 

  葉修點了點頭,韓文清伸手攔了車,在司機的疑惑目光下先把葉修扔進車內,然後報了目的地。

 

  「曾經有通靈者說過,靈魂出竅的人不會記得自己的事情,只在鬼門開這一個月內出竅的人大概也只有你一個了吧。總之先去醫院再說,等你看到你自己,或許就能想起什麼來。」

  「你就不怕我回去後就忘了你麼?」

  「不怕。」

 

  車停了,韓文清給了大鈔連找零都不拿就抓著葉修下車往醫院內衝,留司機在車上喃喃自語說他是神經病一個人自說自話。一踏進醫院大門內,葉修就感覺全身的麻疼,像是通了電一樣穿過全身,無數的線勾著他,想把他往某個地方扯。

 

  「韓……韓文清你等等……」

  「回去吧,不管是人還是鬼,都不該偏離正軌。」

 

  韓文清鬆開手,從葉修掌心傳來的電流感隨即消失,他目送著葉修向被拉扯似的往上飄,穿過牆壁消失在他的視線範圍內。然後他循著記憶在樓梯間奔跑,衝上了某個樓層、在護士的驚恐視線和走廊上不能奔跑的提醒下進了多人病房。

  王大伯的位置已經空了下來。

  他聽見角落床位的家屬發出驚喜的聲音,似乎還有女性哭了起來。

  走了過去,掀開隔簾,他看見自己看了兩年的嘲諷臉蒼白,呼吸器還戴著,那雙眼睛仍然黑得發光卻無力地左右張望,完全不記得自己發生了什麼事情般地看著病床兩邊哭著的女性和宛如照鏡子的男性。

  最後,看見了站在簾子邊的韓文清。

 

  「嗨。」

 

  呼吸器下的嘴做了個口型,一個苦笑。

 

 

  「你怎麼就把握我不會忘了?電視不都那樣演,靈魂出竅的人回去身體後就會忘了出竅時的事情。」

  「因為你非人。」

  「……你這有毀謗我的嫌疑,老韓。」

  「哼。」




END.


评论(10)
热度(66)

© 南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