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宮,台灣人
專注無雷的大世界
閱文前請注意 CP / TAG
Plurk:http://www.plurk.com/alexisiess

[韓葉] 最後的一段路

x年老後死亡設定

x黃泉路上的巴拉巴拉

x帳號卡性格私設有


x確定沒問題再看喔






  像是睡了很久很久一樣,意識變得飄渺不定,感覺身體都沉重了起來,像被千斤水泥壓住了似的。但是突然間,世界震盪了會兒,身體不重了、呼吸自在了,空氣都變得清新很多,連帶著心情都好了起來,讓他忍不住就想來一根煙。

  睜開眼,世界一片潔白,白得發光。

 

  「嗨,阿修。」

 

  葉修猛然轉頭,看著那張時間定格了幾十年的臉孔。這個純白的世界中什麼都沒有,像是一個蛋殼內的空間,甚至讓人分不出前後左右,他就跟蘇沐秋面對面地站在這裡。

  蘇沐秋衝著他笑,說:怎麼?太久沒見到我,傻了?

  葉修哼笑一聲回他:這不就驚喜麼?以為你誰,多大口氣。

 

  「既然會見到你,那代表我也死了吧。」

  「嗯,享壽九十,睡夢中停止呼吸逝世,很棒的死法不是嗎?」

  「羨慕麼?」

  「你少得意,你懂我的,阿修。」

 

  兩人你來我往地互嘲著,這麼多年沒能相見也不礙著彼此的感情交流,蘇沐秋往前走了幾步,看似遙遠的距離就讓他輕鬆地拉近了。然後他伸出手,把葉修環進臂彎內,緊緊地給了個擁抱。

  葉修也是,彼此都用力地拍了對方的後背。

  像在說:辛苦了,活這麼久、等這麼久。

 

  「阿修,我在這邊等你,是怕你走錯路了。」

  「還有什麼好走錯,人都死了,不就剩下投胎去了麼?」

  「若有這麼簡單,我就不會在這裡等你了。」

 

  蘇沐秋笑笑地說,然後伸出一根指頭指向了某個位置。

  世界仍然一片地白,看不清前後左右,但葉修卻覺得自己看出了蘇沐秋指往的方向,存在著一條細而窄的路徑。

  他朝著蘇沐秋疑惑地看了眼,他覺得蘇沐秋身後那條康莊大道才是自己該去的地方,去承受最後的懲罰然後投胎再來一次人生、再打一次榮耀,可為什麼蘇沐秋要自己往一條看起來沒什麼必要的路去走?

 

  「去吧,我不會害你的。」

  「……你呢?」

  「這兒等你呢,說好的還要一起打榮耀,不是麼?」

 

  愣了下,嗯了一聲。

  葉修拍了拍蘇沐秋的肩膀要他等自己,轉身就往著那一條路去。他邁步一直走,也不曉得走了多久、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沒有真正地往前行進,就在走到有點想放棄感覺自己耍自己似的停下來的時候,這個世界總算出現另外的色彩。

  眼熟的,紅色與黑色交錯。

  那是一把長矛。

 

  「您好。」

 

  架著武器的男人臉上沒有笑容,玻璃珠般的眼睛映出葉修驚訝的臉色,然後他歪了腦袋,像是不解葉修的反應,明明是無表情的五官硬是掛上了一點點的笑意。

  葉修看清楚了。

  那把武器,是却邪。

 

  「一葉之秋?」

  「是的,許多年不見了。」

 

  葉修忍不住笑了出來。

  他看著一葉之秋挺直的背脊,就跟自己以前看到的那副姿態一模一樣,鬥神的高傲在他身上從沒消退過,就算經過了這麼多年、王朝的崩壞跟易主時的慘敗,都像跟他無關似的。

  已經很久很久沒看到這身影了,畢竟再怎麼光榮,角色總會替換的,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就沒人再繼承鬥神的名號,一葉之秋被掛上了輪迴的神壇,跟神槍手的帳號卡一起供奉在那裏做為戰隊的基石,讓後來的成員瞻仰,卻無人再去駕馭。

 

  「沐秋要我走這條路,是要我來見見你嗎?」

  「是,後面還有。」

  「還有啊?不會是君莫笑跟大漠孤煙吧?我有這麼跟榮耀脫不了干係麼,連死了都要先讓你們見最後一面不成?」

 

  一葉之秋點了點頭。

 

  「等您再次長大,再來使用我們。」

  「我去……你這傢伙不會忘了你在輪迴吧,要用你我得進入輪迴才行啊,用了還不知道能不能帶著你轉會呢。」

 

  葉修拍了拍低頭看著自己的帳號卡的臉頰,笑得很歡。

  他知道一葉之秋應該也是笑著的,就算死板的面容勾不出弧度來,他也能感覺到,畢竟——這是跟自己一起拼搏榮耀八九年之久的角色。就算是後來用著他再次封神的孫翔,也不會比自己更了解他了。

 

  「原來的主人,往那裏走吧。」

  「散人在那裡等您。」

 

  一葉之秋朝著一個方位指出手中的戰矛。

  葉修擺擺手,順著那位置走了。

  頭也不回地。

 

  他知道,一葉之秋一直盯著自己的背影看,直到自己走遠到看不見彼此為止才消失。

 

  「總算等到您了。」

 

  然後,散人那亂七八糟的裝備顏色讓這世界看起來有那麼點花。

  葉修突然知道了為什麼當初聯盟這麼想調整裝備,好讓君莫笑看起來賞眼一點,這樣看過去亂花花的還真有些傷眼睛啊。

 

  「從您退休之後,我就被晾在興欣櫃子內了呢。」

  「放屁,我偶爾也有拿你出來玩玩的好嗎?」

  「是啊,直到等級的限制讓我再也打不過大漠孤煙之後。」

 

  君莫笑撐著那把大得不可思議的傘,遠遠地站在那裏看著葉修,他沒有像蘇沐秋或是一葉之秋那樣靠近自己,就算葉修想靠過去也拉不近距離。

  君莫笑搖了搖頭。

 

  「我跟一葉之秋不一樣,榮耀已經變得太多,對散人而言已經不是能繼續下去的遊戲了。所以我跟您的距離只能是這樣,再近一點就不行了。」

  「這樣啊,真過分呢。」

  「是啊,真過分。」

 

  葉修苦笑了下。

 

  「謝謝你啊,君莫笑。」

  「謝什麼呢?」

  「謝謝你讓我親手碰到冠軍獎盃之後才退役啊。」

  「那是您自己的付出得來的,我才要謝謝您,讓我得以在戰場上發光一次呢。」

 

  君莫笑收起了傘,傘尖直直地指向了葉修身後。

 

  「去吧,不是回頭,而是繼續往前走。」

  「後面其實不是大漠孤煙那傢伙,我跟一葉之秋之所以見您最後一面也只是為了讓那個人追上您的腳步,您們說好要一起走的。」

  「最後,謝謝您把我帶到了興欣,這裡很好,很快樂。」

 

  「再見了。」

 

  君莫笑說完後,灰一般地被抹開消失了。

  葉修無語地看著慢慢消退的色彩,點了點頭。

 

  ——再見了。

 

  轉頭看向君莫笑指引的位置,連走都還不用,一抹影子就出現在那裏。跟自己差不多的年紀,烏漆抹黑的外套,葉修這時候才低頭看了看自己,發覺自己的身軀並不是老邁脆弱的那一副。

  時值二十多歲,正青春燦爛的那一刻。

 

  「人總說死了之後會回到自己最快樂的那一段時光,看來還真沒說錯啊,是不是,老韓?」

  「……你這樣子挺讓人懷念。」

  「呵,你的錢包臉倒是跟你的口頭禪一模一樣。」

 

  



FIN.


[ 後話 ]

  某一天突然想到的梗

  若帳號卡有話想對葉修說的話,那會是什麼樣的狀況下

  於是就有了這一篇


  沒有打出來的部分是

  之所以要讓葉修等韓文清,是因為韓文清比葉修晚嚥下最後一口氣

  然後韓葉二人老了之後跟蘇沐橙一起住,發現韓葉二人過世已經是早上的事情,他們都是在睡夢中安詳逝世的,所以臉上帶著笑容,因此蘇沐橙也沒有哭


  帳號卡的部分就是我自己的想法了

  


评论(2)
热度(13)

© 南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