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宮,台灣人
專注無雷的大世界
閱文前請注意 CP / TAG
Plurk:http://www.plurk.com/alexisiess

[韓♂葉♀] 是個姑娘 (5) 上篇

x葉修性轉

x故事主軸基本照著蟲爹原文

x因為想看「如果葉修是女的,故事怎麼走」而出現的腦洞

x可能有一點傘修


x本章爆字

x為了避免我更新強迫症發作而導致匆匆結尾

x所以 05 拆成上下篇


x本篇為上





[05 ] 最先退役的同伴


  第二賽季結束,各個戰隊都進入了夏休期,電競雜誌也進入了閒暇時期,變得沒什麼重要的新聞可發。而在職業選手群中,已經先行得知了一則雜誌都還不知道的消息,儘管這消息可能只會變成電競雜誌上位居小小一個角落的公告,但還是讓選手群不少人為之惋惜。

  魏琛,藍雨戰隊隊長,宣布退役。

  職業QQ群上七嘴八舌地說著這件事,葉秋嘲諷魏琛老了不中用這麼早就退休養老去麼、吳雪峰問著魏琛退役後的打算,是不是還留在藍雨內為了戰隊奉獻己身、林敬言張佳樂孫哲平等人則是感慨著沒能跟魏琛多戰幾場。

 

  「你們這群崽子,這時候才來感傷沒能敬老尊賢我,來不及了!」

  「我可很尊敬您的呀魏大大![真誠的眼.jpg] 」

  「葉秋你少屁!當我沒感覺嘉世對上藍雨的時候你們總先把火力對著老夫麼!?打哪來的尊敬,少睜眼說瞎話!」

 

  螢幕前葉秋呵呵笑著,旁邊吳雪峰拍拍她肩膀要她別太激怒對方,就算是同屆選手,但魏琛好歹比他們年長許多。葉秋聳聳肩膀,把已經打好的一句「沒認真跟你打才是對你的大不敬吧魏爺爺」給 Delete 個精光,換上了另外一句。

 

  「魏琛,退役後你就直接回家了麼?」

  「嗯,或許吧,但想著去哪玩玩先。」

  「不然,我們來個選手群的集體出遊吧,雪峰會安排行程的!」

 

  葉秋話一出,職業選手群內頓時間又像沸騰了的熱水一樣,咕嚕嚕冒泡喊好的人瞬間把葉秋的提議都給洗到看不見影。吳雪峰無奈搖頭苦笑著,慢悠悠打了句:為了隊長鞠躬盡瘁,魏隊的退役送行團,誰要參加就打個 1 吧。

  然後又是一排的1 洗頻。

 

  「葉秋也參加嗎?[水汪大眼.jpg] 」

 

  突然間在一排的數字中穿插了一句文字,讓職業選手們頓時又冷卻了下來,高手速變成了烏龜速,排隊般地接著「葉秋參加嗎?」「是啊參加嗎」之類的疑問。

 

  「怎麼,這麼想見我生什麼模樣啊?」

  「噯、好奇心殺死一個職業選手,況且葉秋你到底是男是女還沒人證實過,大家好奇理所當然嘛,老夫也好奇啊。」

  「魏琛你少演,你明明就看過我的。」

 

  葉秋成功把仇恨轉嫁到魏琛身上,選手群內一下子就讓大家集火魏琛的言論給佔據了。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問著魏琛跟葉秋見面的經過、葉秋長什麼樣子、葉秋到底是男是女……云云,就見魏琛老滑頭的扯起什麼很久很久以前在某個國家有個不男不女的王子公主,葉秋搖頭笑笑,關上了QQ ,伸個懶腰看向吳雪峰不苟同的神情。

 

  「職業圈內不少人是八卦的。」

  「放心,再怎麼八卦也不會無聊到把這事情賣給媒體,不然圈內大神如此多,卻都輸給一娘子,不笑話死?」

  「可是……」

  「雪峰,你要真這麼擔心,乾脆讓要參加出遊的人都簽個切結書如何?要是把我的事情賣給媒體賺錢,他們戰隊從此之後不准再跟嘉世搶野圖BOSS!」

 

  葉秋擺擺手示意話題到此為止,說著她要洗澡睡覺後就離開了訓練室。夏休期俱樂部內誰也不在,要不是因為某個女孩還沒來,留葉秋一個人在這裡怕她沒照顧好自己,吳雪峰本來也打算要回家度假了,現在看來,回家的計畫又得往後延延。

  選手群內只剩下魏琛亂扯故事的發言,吳雪峰敲了個表情讓魏琛意會到而安靜後,他才開始辦正事。

 

  「出遊你們想去哪裡,山上還海邊?」

  「山。」韓文清一秒即答。

  「海!這是給老夫辦的送行遊,老夫說了算!小吳啊往海邊去,夏天海邊多的是泳裝辣妹,老夫要保養保養眼睛啊!」

 

  吳雪峰清楚韓文清的用意,於是魏琛的發言就更他難為了,但活動的主角就是魏琛,若不遵照他的意思又說不過去。最後他只是敲了個微笑的表情,回答絕對讓魏隊養足眼福。

  不意外的,韓文清很快就私窗了訊息過來。

 

  「海邊對葉秋來說太危險。」

  「你指的是哪種危險呢,韓隊?」

  「人多。」

  「不是因為去了海邊,小隊長就得穿泳裝的關係?」

 

  回覆訊息中的訊息掛在視窗上方許久許久,就是不見韓文清按下Enter把內容送出,吳雪峰搖搖頭,感慨著年輕一輩朝氣蓬勃,而自己已經老成得跟他們不是同一掛了。

 

  「我懂你的心思,但是魏隊說想去海邊。」

  「期待一下小隊長的海灘裝扮也不錯,雖然我會讓你看得到吃不到,放一百二十個心吧,韓隊。」

 

  回完,吳雪峰回到選手群內說了幾句敬請期待行程通知的話後,就下線關了QQ,順便把自己跟葉秋那台電腦都給關機。踏出訓練室的時候正好葉秋洗完澡經過,被葉修調侃了一句「這麼晚還不睡啊,怎麼給戰隊當榜樣呢,雪峰大大」,他也只能笑著回答:為隊長辦事呢。

 

  「決定好去哪兒了?」

  「嗯,具體行程還沒定,但是要去海邊。」

  「唷呵、想看比基尼美女麼你們這群色鬼。」

  「有人更想看小隊長的泳裝啊。」

 

  算上踏入職業圈之前的網遊時期,吳雪峰在葉秋身邊也已經好幾個年頭,面對對方高強的垃圾話,就算學不來至少也能防禦。

  看著葉秋一張臉被自己說得紅通通,第一次垃圾話反擊成功的結果並不讓吳雪峰感到開心,說實在還有些難過,內心還高唱起「吳家有女初長成,養在戰隊無人識,不料殺出狗咬金,拐我女兒韓文清」這種不著頭緒的詞。

  感到心累的吳雪峰拍著葉秋的肩膀,思索再思索之後,還是只能一臉沉痛地對葉秋說道。

 

  「小隊長,明天讓沐橙陪妳去買泳裝,千萬別買太暴露的款啊!」

 

 

  出遊當天,由於大夥兒們都待在不同的市鎮內,最後結論就是先各自搭車前往目的地,然後在飯店外頭集合。

  身為主揪跟被送行的當事人,吳雪峰還有魏琛很早就到了,坐在飯店外頭花圃邊抽著香菸。吳雪峰身旁是大清早就被他挖醒、現在還一臉昏昏欲睡的葉秋,再過去則是不知道為什麼也起得早到得早,滿臉精神抖擻看著葉秋的韓文清。

 

  「噯、真期待等下其他人的表情。」

  「魏隊你真是惡心。」

  「甭說我,你就不期待麼?以為葉秋是男人的那些傢伙,若看見葉秋其實是個比咱們都還矮上一截的小姑娘家,嘖嘖嘖……那些總喊著要扁葉秋的傢伙臉色不知道是青是紫,真讓人好奇啊。」

 

  魏琛說著說著,突然就啊了聲,夾著菸的手指指著韓文清說。

 

  「這麼說來,小韓你怎麼知道葉秋是女人的啊?」

  「第一賽季常規賽的時候。」

  「啊——對呢,嘉世主場的那次,隊員們看見小隊長勾著韓隊的手出去吃宵夜,嚇得隔天的訓練一蹋糊塗。」

 

  一邊說著,吳雪峰一邊朝著遠處走來的人群招手。

  三兩成群意外碰頭的職業選手們走到飯店外,先是跟魏琛祝福了退役的事情,然後轉頭問著吳雪峰「葉秋大神呢?」。有幾個人注意到韓文清身旁的女孩,面貌清秀得像是電視劇內總在圖書館內看書的文學少女,直覺地就把她誤會成是韓文清的女朋友。

  所以,當吳雪峰給他們介紹那女孩就是葉秋的時候,不少人嚇得手上的行李都掉地上去。

 

  「唔嗯……吵死人了。」

  「葉秋,清醒點,大夥兒來看珍奇異獸了。」

  「魏琛你夠囉,本姑娘是什麼珍奇異獸?」

 

  葉秋揉揉眼睛,從半昏迷中完全醒來,看見站在自己面前的幾個戰場上爭鋒相對過的選手,咧嘴一笑,勾著吳雪峰的手故作嬌態。

 

  「你們好,我是雪峰的女朋友……」選手們鬆了口氣。

  「小隊長,我女朋友不是妳。」選手們又提心吊膽地深呼吸。

  「那好吧,我是文清的女朋友!」

  「葉秋,正經點說話。」

 

  選手們看著吳雪峰被葉秋勾著、韓文清推開葉秋伸過去的手,魏琛在旁邊叼著菸笑得賊兮兮,只能一頭霧水的呆站在原地。

 

  「怎樣,還不相信我就是葉秋?」

  「……妳真的是葉秋啊!?」

 

  那一天選手們異口同聲發出的驚嚇,魏琛在許多年後表示,那真是他聽過最慘烈的叫聲了。尤其在那之後為了避開聞聲而來的戰隊粉絲,大夥兒分工合作提行李、韓文清一把拎起葉秋跟著大家逃難似地進飯店簽到進房,那樣子說多好笑就多好笑。

  收到房卡後,唯一的一間單人房理所當然被塞到葉秋手上。

 

  「小隊長,等等直接去海邊,所以別忘了先把泳裝換上。」

  「知道啦。」

 

  甩甩手中的房卡,葉秋在全體男性目送下獨自進了電梯先行上樓。直到電梯門關上後,所有人才像是如釋重負般吐了口大氣,讓一旁的韓文清吳雪峰魏琛三人摸不著頭緒。

 

  「沒想到葉秋竟然是個女的……」

  「一葉之秋打法如此剽悍,結果操縱者是個女人。」

  「這要讓電競雜誌知道,不曉得會引起多大的新聞。」

 

  聽見其他人閒言閒語的主題越走越偏,吳雪峰心想不對,正要湊過去給點警告,韓文清卻先他一步擠入圈子,悶聲說著讓所有人頓時啞口無言的話。

 

  「女人又怎麼了,女人就不能打榮耀了麼?」

  「欸、韓隊,我們不是這意思啊。」

  「不是這個意思的話,就別說這麼多。」

 

  哼了聲,韓文清把行李甩上肩膀,瞥了眼吳雪峰後才轉頭看著被自己斥責的那群人。

 

  「男人女人都好,她就是一葉之秋,那個在榮耀上把你我都打得找不著北的傢伙。她不想讓人知道長相的原因誰都不曉得,但不管怎樣,她就是個好對手,除此之外的事情多說無益。」

 

  說完,他徑直就往電梯的方向走,吳雪峰在後面說了幾句要大家別太放心上、等等見的客套話後,提著行李也追了上去。

  肩並肩站在電梯內,感覺到韓文清身上的低氣壓,吳雪峰忍不住笑了下,換來對方疑惑的眼神。

 

  「謝謝你替小隊長說話。」

  「……沒什麼。」

  「直到剛才我才懂了,為什麼小隊長這麼不怕給人看,原來是因為會有韓隊替她出頭。這樣也好,隊長接下來可以繼續安心打榮耀,就算我不在她旁邊支持她,也不會有問題了。」

  「什麼意思?」

 

  叮一聲。

  電梯到了他們的房間樓層,吳雪峰沒理會韓文清的提問,出了電梯門直直走往房間去。看著那比自己大上幾個歲數的男人背影,韓文清就覺得煩悶。

  一直以來都是這個人擋著葉秋、護著葉秋,對嘉世而言他是重要的副隊長,對葉秋而言,吳雪峰更是知根知底的夥伴。他曉得吳雪峰知道的事情鐵定比自己多,所以才能讓葉秋這般信賴,所以才會這麼從容不迫的把自己跟葉秋隔開。

  他並不喜歡想多,想多就鬧頭疼。

 

  「韓隊,不進房麼?」

 

  看著站在房門口的吳雪峰,對自己笑著,韓文清就覺得這個人安排自己跟他同一間房,絕對有什麼目的性——例如不讓葉秋靠近自己之類的——心想著,他加快了腳步,進了房間。






[ 後話 ]

  爸爸在前,女友要努力追啊韓隊(X

  沒具名的那些職業選手通通不是正文內出現過的,私心

 

评论(16)
热度(75)

© 南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