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宮,台灣人
專注無雷的大世界
閱文前請注意 CP / TAG
Plurk:http://www.plurk.com/alexisiess

[韓♂葉♀] 是個姑娘 (5) 下篇

x葉修性轉

x故事主軸基本照著蟲爹原文

x因為想看「如果葉修是女的,故事怎麼走」而出現的腦洞

x可能有一點傘修


x本章爆字

x為了避免我更新強迫症發作而導致匆匆結尾

x所以 05 拆成上下篇


x葉秋的身材跟吳雪峰的人生規畫

x是私心設定

x私設葉秋不會游泳


x本篇為下







[05 ] 最先退役的同伴

 

  藍天,白雲,大海。

  魏琛站在沙灘上舉著雙手吶喊著「這是藍雨的顏色」之類莫名其妙的話,幾個職業選手站得遠遠地不想靠近他,沒人想要被其他遊客發現他們是跟魏琛一道來的,被當神經病看待的眼神是很傷人的。

  尤其他們才剛被大神性別的事情傷害脆弱的心靈。

 

  「雪峰,你去叫魏琛安靜些好不,他那樣丟死人了。」

  「就讓魏隊發洩一下心情吧,別靠近他就好了。」

 

  站得最遠的嘉世二人組笑看著魏琛開始往海內衝,吳雪峰找了塊大石邊陰涼的位置架起了陽傘,葉秋則是端著水瓶不斷喝水,滿頭大汗顯然很不好受。

  眾男人看著吳雪峰深藏不露的精實身材,還有他旁邊穿著短褲跟寬鬆上衣,沒有穿上泳裝展露女人曼妙身材的葉秋,心累感直線上升。搖頭嘆氣之後,他們決定離這區遠一些,來海邊就是要享受夏天的,既然如此,執著於名花有主的嘉世隊長,那還不如去搭訕那些年輕漂亮的泳裝美女。

  完全不知道同行們的心思,吳雪峰叨唸著要葉秋抹防曬,後者則是滿臉嫌麻煩的說不就是不。

 

  「甭管我了,反正我又不下水。」

  「不下水也要做防曬,等曬傷回去脫層皮就來不及了。」

  「麻煩,不要!我就待這傘下哪兒也不去,哪曬得著我!」

 

  說服不了自家隊長,吳雪峰揉揉太陽穴,把防曬乳放到葉秋身邊後退出陽傘陰影下。

 

  「若被人糾纏了,喊我啊。」

  「好啦,快去玩快去盡情的玩,我不會有事的。」

 

  揮揮手送走了自家副隊長,葉秋叼著水瓶吸管喝水解渴,看著烈日下同行們玩水玩得像是毛頭小子。吳雪峰一靠近海邊就被幾個人抓住了往海裡衝,似乎要比誰遊得遠,魏琛抓著浮板在靠近沙灘的位置載浮載沉,林敬言還在淺灘處伸展身軀做暖身運動。大夥兒玩得很開,一點也沒有今天是來給魏琛送行出遊的感覺。

 

  「大神坐這感覺像給孩子顧包的媽媽似的。」

 

  葉秋轉頭一看,孫哲平和張佳樂手上拿著烤香腸嚼,像怕吃不夠似的還多買了幾根。給葉秋遞了一根過去,一邊擠到傘下坐著大快朵頤,張佳樂鄙視那些顧著玩水就扔一個女孩在這裡獨自顧行李的男人們,葉秋一邊小口咬下燙人的香腸,一邊說這沒什麼。

 

  「早上知道大神竟然是個女孩的時候,真差點給嚇死了。」

  「林敬言還說什麼『大神長的挺可愛』,老孫你說我是不是該跟吳副告個狀,讓他小心那個流氓,免得大神遭到染指了?」

  「呵呵。」

 

  葉秋舔舔沾到手指上的油,瞥了旁邊的兩大男孩一眼。

 

  「怎麼,知道我是女的,你們兩個似乎不大驚訝?」

  「驚訝是有的,畢竟一葉之秋的氣質太霸道,實在讓人難以想像是個萌妹子在操縱。不過在大神妳去了房間之後,我們都給韓隊訓了一頓,被他說完,也真沒覺得有什麼稀奇了。」

  「老韓?」

  「是啊,可兇的,說妳是個女人那又怎樣了,妳還是那個把我們打得落花流水的葉秋,這就夠了——嘖嘖,妳真該看現場,包管妳對韓隊那張嚴肅臉改觀!」

 

  把竹籤上最後一點香腸咬入口裡嚼,葉秋噗噗笑了兩聲。

  她沒說的是,職業圈子內大概就屬她看得最多韓文清的樣貌,那張還沒把青澀脫個乾淨的臉雖然正而八經的看起來兇神惡煞,但軟下心的時候那雙眼睛會閃過柔光,苦惱的時候眉間皺紋會多上兩條,犯睏時會微微張嘴偷打哈欠。

  還有就是韓文清為了她而生氣、而開心、而不解,那些表情都只有她知道。

  用不著對韓文清改觀了,在她認知中的霸圖隊長早就定型,而且絕對跟其他人所知道的韓文清不一樣,充滿生命的色彩,不單單只有一張臉很兇這樣的感想。

 

  「大神,妳還要吃香腸嗎?」

  「怎麼?買多了吃不下?」

  「噯……吃飽了想去玩玩水呢。」

 

  葉秋笑笑接過孫哲平遞來的最後一根烤香腸,晃了晃讓他們把身上的裝備卸了放旁邊去,說有她顧著行李可以安心去玩。張佳樂還在擔憂著只有一女孩,等等會不會被那些純來搭訕的遊客們找上,葉秋就拿著香腸指了指一個游累了上岸的影子,一見變瞭然,孫哲平就跟張佳樂並肩往海岸線走去了。

 

  「只有妳一個?吳副呢?」

  「雪峰被我趕去玩水了,要吃香腸麼?孫哲平的愛心喔。」

  「妳吃就好。」

  「剛吃過一根,飽了。」

 

  喔了聲,韓文清才接過竹籤,沒幾口就把香腸給吞下肚。

  葉秋笑他像是個餓死鬼似的,吃這麼快怎麼還沒噎著,不意外的被韓文清怒瞪示警。但葉秋又是何許人也,跟韓文清敵對這麼多年、一同外出這麼多次,怎樣的眼神才是真生氣就算看不出完全也能猜個七八成,所以她只是聳聳肩膀虛假地說著好害怕之類的話,惹得韓文清都不知道怎麼回應才好。

 

  「妳不去玩水?」

  「不了,我不會游泳。」

 

  說得像是今天天氣真好一樣,韓文清應了聲,好幾秒才回過神發覺自己聽見了葉秋的弱點。後者挑挑眉一副「怎樣,沒見過旱鴨子嗎」的不滿眼神,反倒讓韓文清忍不住笑了一下。

 

  「從小到大還沒去過泳池呢,能怪誰啊。」

  「所以今天是妳第一次到海邊?」

  「是啊,海還真大。」

 

  韓文清看著葉秋的側臉,那雙總是閃爍著對榮耀熱愛的眼睛現在輝映著海面的波濤,夾帶著興奮跟好奇,看起來像是真的第一次看見海一般。

  兩人之間距離並不遠,仔細端詳的話能看出葉秋睫毛的長度,嘴唇上還沾著烤香腸的油膩,帶些嬰兒肥的臉頰圓嫩嫩的,刷著燥熱悶出來的紅,讓人看不出眼前的女孩就是在電玩遊戲上橫霸一方的戰隊隊長,若不說、大概都會誤會她是哪所學校內的高材生吧。

 

  「妳等一下。」

  「咦?」

 

  葉秋看著韓文清突然間起身就跑走,一臉霧水,但沒多久後回來的對方手上卻拿著個連她都想像不到的東西。

  一個,游泳圈。

  韓文清一點兒也沒有拿著粉紅游泳圈的尷尬臉色,直接就往葉秋手上塞,努努下顎示意她套了泳圈就去玩水。

 

  「……多大的人了,還套泳圈,存心讓我丟臉麼?」

  「不會,妳套著挺可愛的。」

  「老韓,你這麼想看我穿泳裝的樣子啊?」

 

  被堵得啞口無言,韓文清咳了聲,轉過頭不看葉秋。

  但頭很明顯的點了兩下。

  葉秋噗嗤一笑,道了謝後就把上衣和短褲都脫了,露出底下穿著的小可愛式泳裝,雖然不像其他身材曼妙的女性穿著三點式比基尼,但這樣偏可愛的泳裝反而更適合葉秋。

  簡單的白底紅線配色,十分的有嘉世感。

  但韓文清注意到了,褲管角落有個黑色的英文B。

 

  「老韓真色,一直盯著我瞧做什麼?」

  「並沒有。」

  「你倆在這邊你儂我儂做甚,去去去、年輕人就給我去揮灑青春。噯葉秋妳哪來的泳圈,套上去後讓妳看起來可愛多了。好了好了小韓快把葉秋帶走,行李老夫顧著就好。」

 

  魏琛回到傘下,一臉疲倦直接就往行李邊倒,大有給他睡上一覺的勢頭。葉秋一邊嘲諷著要魏琛別睡到行李給人拿光了都不曉得,一邊和韓文清並肩往海邊走。

  林敬言在淺海區飄浮著恢復體力,笑著說葉秋套著泳圈看起來又年輕了幾歲,被葉秋回笑道:可別對小妹妹出手呀林哥哥;孫哲平跟張佳樂比著游遠程,顯然是孫哲平的體力略勝一籌,兩人喘吁吁準備上岸時正好看著韓文清推著葉秋腰上的泳圈經過,張佳樂大笑說原來大神也怕水,孫哲平則說泳圈挺可愛呢佳樂你也用一個不,然後被張佳樂潑水報復。韓文清跟葉秋鄙視著這對搭檔間的氣氛微妙,往著更深的海域去。

  遠處,發現韓文清跟葉秋在一塊,猶豫著要不要游回來的吳雪峰躊躇著,最後還是往遠處游去。

  看到那樣的反應,葉秋笑了笑不說什麼。

 

  「老韓,晚上逛夜市,陪我吧。」

  「吳副隊不是不讓我靠近妳麼?」

 

  趴在泳圈上任人帶著自己走的葉秋笑了下,沾著海水往韓文清臉頰上畫了個迴旋。

 

  「沒人管得著我呢。」她說。

 



 

  游了一天的海水,雖然中午太陽正烈的時候大夥們有先上岸,吃個午飯避避太陽,但等到快傍晚收隊回飯店時,每個人還是一臉餓得前胸貼後背,只差沒倒在地上說「我再也走不動了」的模樣。

  當然,葉秋除外。

  回飯店清洗完畢、換了衣服後,每個人不是戴著墨鏡就是戴著裝飾用的黑框眼鏡,再不然就是把帽子盡可能的壓低遮臉。畢竟現在也不像榮耀職業圈第一年那樣還沒打開市場的光景,幾個人都是接過代言、有在螢光幕上曝光的知名人物了,不遮掩一下等會兒一直被攔下來,晚飯還能不能好好吃了?

  當然,這樣的狀態,還是葉秋除外。

  或許還要算上韓文清一個。

 

  「那麼,我跟老韓就脫隊行動了啊。」

  「小隊長,有事情打電話啊,用韓隊的機子!」

 

  葉秋擺擺手,然後轉頭就跟等著的韓文清一起離開。

  吳雪峰無奈的看著那兩人身影被人潮埋沒,推了推鏡框,跟著其他同伴們往賣食物的攤販走去。

  離開隊伍後,為了避免被人潮擠開,葉秋緊緊勾著韓文清的手臂,許久沒被這樣抓著讓韓文清有些不自在,感覺到對方的緊繃,葉秋只是竊笑著把胸部更往手臂貼了過去。

 

  「怎麼?老韓,害羞啊?」

  「哼,妳有胸麼?」

  「……好歹有一點的好麼!」

 

  哼了聲,葉秋勾著韓文清在幾個攤販停下,隨便地買了點食物跟飲料後,兩個人默契極佳在人潮中穿越,走到了夜市外頭的行人徒步區,在廣泛情侶包圍下艱難地找到一個雙人空位坐下。

  任由著葉秋的筷子從自己盒中奪走肉片,韓文清直盯著葉秋看,看得後者都覺得有些背後發毛了才轉回視線。

 

  「妳想跟我說什麼?」

  「嗯?」

  「不然不會刻意要和我獨處。」

  「……呵。」

 

  葉秋把吃空了的點心盒子往兩人之間的空位放,拿起珍珠奶茶直接就吸了好幾顆珍珠。

 

  「雪峰說他下個賽季結束後,也要退役了。」

  「他看起來狀態很好,怎麼了。」

  「沒什麼,成為電競職業選手本來就是個意外,他說再一年也就夠了,總該回去正軌,家人跟他女朋友都還在等著他。」

 

  說著,葉秋看向韓文清,然後笑了下。

 

  「老韓你呢,你打算玩多久?」

  「有多久我就玩多久。」

  「真巧,我也是呢。」

 

  黑色的珍珠順著管身,砲彈似的又幾顆進了葉秋嘴裡。

  吃空了自己那份食物後,韓文清把垃圾疊起來,走了幾步去徒步區中心的公共垃圾桶丟了,回來後就看見葉秋喝光了奶茶,用吸管戳著殘存的珍珠在玩。

  他沒有坐回自己的位置上,而是站在葉秋面前,低頭看著她。

  葉秋抬頭就看見背光的韓文清一張黑上加黑的臉,神情嚴肅。

 

  「跟我交往。」

  「不行。」

  「為什麼?我不覺得妳對我沒有感覺。」

 

  她微笑,然後站到了椅子上,藉此讓自己比韓文清還高上一些。

 

  「從我手上拿走一個冠軍試試?」

  「……妳就等著,明年的冠軍會是霸圖。」

  「呵,老韓,別光說不做啊。」

 

  葉秋從椅子上跳下,抵著韓文清胸口蹭兩下,距離很近,但韓文清還是沒有抬起手抱緊葉秋。葉秋輕聲笑他老頑固,用力推開兩人之間距離後跑向了吃飽喝足準備回飯店的同伴身邊,韓文清看著吳雪峰跟葉秋說了幾句話後摸了摸葉秋的頭,一臉寵溺。

  他悄悄握緊拳頭,對自己發誓。

 





[ 後話 ]

  之前有跟小夥伴們聊天提到

  葉修若性轉了,鐵定是很可愛的小平胸

  泳裝就任君想像吧,雖然我堅持是四角的那種


  再來要停耕一段時間

  準備二刷全職原文,一邊做做筆記

  刷完了才會重開耕吧,我想


评论(10)
热度(65)
  1. 皮的蛋南宮✖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属于我们的荣耀

© 南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