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宮,台灣人
專注無雷的大世界
閱文前請注意 CP / TAG
Plurk:http://www.plurk.com/alexisiess

[韓葉] 鎮守靈


x  @啼啼 奔二生快

x感覺好像有點虎頭蛇尾

x其實我只是想著萌啼的生日禮物,然後想到鬼壓床


x真的不是神也不是鬼

x只是個鬼壓床專門行業(?

 





  他叫做韓文清,他有一件困擾很久的事情。

  在他出生的時候,父母親帶他去給一位命理師卜卦,那位命理師算了他的生辰八字之類的東西後,露出驚恐的神色跳離他三步遠〈有沒有這麼誇張不知道,總之是母親說的〉。他說這個孩子,屬於強運之人,但很可惜的是不管厄運善運,兩邊都是強的,意思就是——這孩子一生中會一直遭遇著最壞跟最好的事情,且沒有終止的一天。

  這讓他的母親擔心了很久,怕她唯一的兒子就這樣因為強運,哪天躲不過災厄就死了。

  只是出生之後過了一個星期、一個月、半年……直到韓文清都上了小學,命理師所說的強運卻像假的一樣。除了偶爾韓文清出門踩到野狗排泄物、走路莫名其妙跌倒受傷以外,沒有遇過更有殺傷力的災厄,善運倒是不少,只是撿到的錢韓文清全送警察局去了。

  父母都以為是命理師卜錯卦,真正的原因只有韓文清自己知道。

 

  「喂喂。」

 

  迷迷糊糊睡夢中,他半睜開眼,看著坐在自己身上的「人」,皺起眉頭用著還在休眠中的嗓斥責道:滾。

 

  「竟然叫我滾?我可是好意讓你體會一把鬼壓床的滋味。」

  「沒必要。」

  「被鬼壓床的感覺怎樣啊?起不來吧,有沒有很新奇啊?」

 

  韓文清怒瞪了身上的「人」一眼,只剩下一顆腦袋可以轉動的感覺說不上太好。他感覺不到重量,但脖子以下的部位都像死了一般僵直著毫無感覺,就算自覺很拼命的掙扎,事實上卻是未動分毫。

  那個命理師算的卦或許挺準確的,他的確強運。

  所以才招來這麼一個討厭鬼!

 

  「你到底想幹什麼,葉修!」

  「嗯?我大半夜把你吵醒,當然是有事情要告訴你的啊。」

 

  名喚葉修的「人」跨坐在韓文清身上,雙手穿過被子大吃特吃被他壓床的人的豆腐,看著對方臉色越來越臭〈不知道是因為被騷擾還是因為沒睡飽〉,他就笑得越歡。

 

  「你之前不是問我到底是什麼東西嗎?」

  「今天心情好,我告訴你啊。」

  「要說快說,說完滾蛋,我要睡覺!」

 

  「噯?這麼兇,葉修你行不行啊,你真的不是因為壓不住這傢伙才申請輪替代打的嗎?應該說,等我跟文州來幫你壓他的時候,會不會鎮不過就被他給吹飛啦?我被吹飛就算啦,文州對這方面的防禦力低得可以啊,你別偷懶逃避工作還害到文州啊不然跟你沒完沒了。」

 

  一大串的話堵得葉修本來還想嗆韓文清幾句什麼,瞬間啞口無言。

  壓在別人身上的跟被別人壓在床上的都轉過頭看著不知道什麼時候蹦出來站在床邊的二人,還在唧哩呱啦說個不停的人指著葉修和韓文清說了什麼大半夜的這什麼姿勢真煽情啊云云,旁邊的人朝著韓文清點頭示意,面帶微笑看起來親和力十足。 

  然後他拍拍旁邊人的肩膀,像按了按鈕似的瞬間就讓他安靜。

 

  「你好,我是喻文州,這位是黃少天,我的搭檔。」

  「他是韓文清。」

  「……你們三個到底是什麼東西,從哪裡蹦出來的。」

 

  破壞自我介紹的隊形,韓文清緊捉著自己最後一絲理智,他看見喻文州一臉訝異的看著葉修,黃少天在旁邊囔囔著你怎麼什麼都沒給他解釋,然後葉修聳聳肩膀,理直氣壯的說:懶。

 

  「唉,那啥……你叫韓文清是吧?你很想知道我們到底是什麼啊?那我大發慈悲給你解釋下吧。」

 

  黃少天邊說,邊指著葉修說「首席的」,然後指了指自己跟喻文州說「次席的」,聽得韓文清更加一頭霧水。

 

  「你啊,不知道走的什麼運,運太強了。」

  「我出生的時候有個命理師就說過了,那又如何?」

  「如何?你的存在對我們世界來說根本就是滿漢全席、極品佳餚,吃一口強身健體,吃整尊延年益壽,所以怕你年紀輕輕就被莫名其妙吮乾折壽早死,老頭子們才會選人來壓壓你的氣勢順便趕走那些企圖吃了你的傢伙。我們就是來壓你的,懂沒?」

 

  壓我?

  韓文清皺著眉頭,看著仍然在自己身上的葉修。

 

  「黃少天說的不是鬼壓床的意思。」

  「……我想也是。」

  「少天說的,是靠我們負面的氣,去壓你正面的氣,藉此達成平衡。葉修是我們世界的首席,能力最強,才有辦法靠近你……在那之前其實來過很多人選,但都被你的氣逼得根本無法近身,更遑論壓你了。」

 

  韓文清點了點頭。

  但他還是沒弄懂一件事情。

 

  「所以你們是鬼?」

  「呸呸呸,我們有這麼低賤嗎?我們比那些飄來飄去無所事事的東西高級多了好嗎!?」

  「那麼是神?」

  「不……我們也沒神明這麼高級呢。」

  「那麼到底是什麼?」

 

  葉修嗤嗤的笑,手指刮過韓文清臉頰,像是刮下一層什麼東西一樣湊到嘴邊舔了舔,好像吃了什麼美味的甜點似的。

 

  「我們?專門壓你的……背後靈啊。」







  韓:「所以他們到底是來幹嘛的?」

  葉:「當我吃飽想消化的時候,來幫我代班的。」


  喻&黃:「... ... 我們是來壓壓他的強運避免招來麻煩,不是幫你顧食物的。」


[ 後話 ]

  其實葉修不應該偷吃菜的

  但是看了這麼多年,忍不住偶爾還是會吃幾口(ry


  遲到了幾分鐘

  萌啼生日快樂啊~竟然跟宗像禮司同天生日,真是太好記了

  恭喜你滿20了,幼齒的孩子ww


评论(4)
热度(34)
  1. 夜隱墨南宮✖ 转载了此文字
    這運也太強了www

© 南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