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宮,台灣人
專注無雷的大世界
閱文前請注意 CP / TAG
Plurk:http://www.plurk.com/alexisiess

[韓♂葉♀] 是個姑娘 (9)

x葉修性轉

x故事主軸基本照著蟲爹原文

x因為想看「如果葉修是女的,故事怎麼走」而出現的腦洞

x可能有一點傘修


x這邊回顧傘哥

x有虐,大概吧 











 [ 09 ] 少了一個人的四年


  當葉秋睜開眼睛時,她就知道自己還沒真正醒來。

  除了四周都是老套的一片白場景、像起了霧般模糊不清外,還有就是她看見了令人懷念的老搭檔。

  蘇沐秋。

  依然是記憶中最後那張要出門前的笑臉,舊得有些泛黃的白襯衫,洗到鬆掉仍捨不得扔的牛仔褲,比蘇沐橙還要淺上一階的褐髮、笑起來像掛了月亮似的眉眼。

  他站在她的面前,十七歲的外表,對她微微地笑。

 

  「怎麼?可捨得回來看看我們了?」

 

  她說,語帶嘲諷地。

  甚至不自覺伸手往褲袋裡掏,想掏出在近期才學會抽的煙,但是一摸過去褲子一片平坦,葉秋低頭一看、地板亮得跟鏡子似的,照出她的模樣不過也才十六。

 

  「阿修。」

 

  蘇沐秋的嘴唇沒有開闔過,葉秋卻覺得她又一次聽見了四年多沒聽過的嗓音,她想這大概是蘇沐橙總在她耳邊喊她阿秋的原因,兄妹的基因總讓蘇沐橙的嗓子壓低點,就有些蘇沐秋的味道。

  忘不掉呢。

  這張臉,跟那副嗓子。


  「阿修。」

  「打榮耀吧。」

  「怎麼打啊,這裡什麼都沒有。」

 

  蘇沐秋看了眼旁邊,葉秋跟著看過去,本來空無一物的地方卻有了其他顏色。淡淡的灰白牆面,兩張併作一張的木桌,舊式鐵椅加上兩台筆記本電腦,這是最開始的時候她們打遊戲的桌面。

  當然,這角落已經消失了,在她拿下第一個冠軍之後。

 

  「……沐秋。」

 

  她們四目相對,蘇沐秋的表情就像是帶了面具一樣,一直都是淡淡的微笑,沒有變過。那樣的笑容雖然有種懷念,卻又虛假不真實,葉秋開始問自己,她認識的蘇沐秋、表情有這麼少嗎?

  會因為遊戲打輸她而氣得跺腳的那個人呢?

  總是傻憨的說著自家妹妹多麼可愛的傻哥哥呢?

  一臉認真鑽研著裝備製作的那傢伙呢?

  那個每天都像在演川劇變臉的蘇沐秋,在她心中只剩下一個樣子,是因為時間沖淡了跟他的回憶,還是因為其他的什麼原因。葉秋在心中自問自答,她知道自己有答案,只是不願承認。

 

  「阿修,打榮耀吧。」

  「我會打。」

 

  葉秋抬起頭,直直地注視著蘇沐秋。


  「沐秋,沐橙現在很好,她接了你的女號。」

  蘇沐秋點了點頭。

  「就算沒你,我還是跟其他人一起拿了三個冠軍。」

  蘇沐秋的眼睛又笑得更彎了些。

 

  「一葉之秋現在被封為鬥神,多帥的封號。」

  「對了、雪峰那傢伙去年比完就退役啦,飛美國結婚去了。」

  「榮耀現在不像一開始的慘狀,火紅得很喔!選手一個接一個代言廣告,沐橙也有,幸好我一直不肯露臉,省了這些麻煩。」

 

  葉秋機關槍似地講了很多事情,像是她拿下第一個冠軍後就讓蘇沐橙住到學校宿舍,自己則是專心致志於俱樂部的活動中,訓練、搶BOSS、挖苗子。放假的時候蘇沐橙會來俱樂部找她,跟她一起打榮耀網遊,然後她有看上一個孩子,準備好好訓練一番,將來讓他繼承一葉之秋的帳號卡。

  還有,她很想他。

  面對葉秋的告白,蘇沐秋也只是點頭,然後微笑。

 

  「阿修,打榮耀吧。」

 

  蘇沐秋重複著一樣的話,在葉秋的注視下,頭髮下開始流出嫣紅的液體,黏稠地滑下。

  葉秋愣了,卻只是瞪大著眼睛,看蘇沐秋的臉色漸漸慘白,滿頭是血,這是那一天的雨夜,葉秋見到蘇沐秋的最後一個樣子。也是在她心上站了最大份量的樣子,那個晚上、她跟蘇沐橙第一次的嚎啕大哭。


  「打榮耀吧。」


  這也是蘇沐秋嚥下最後一口氣前,最後跟她說的話。

 

  『最喜歡……了。』

 

 

  睜開眼睛,葉秋首先看見的是蘇沐橙擔心的表情,就在她的臉面正上方,長長的頭髮攏到一邊,手指在她臉上輕輕擦拭。

 

  「葉修,妳做惡夢?」

  「……夢到妳哥。」

  「哥說什麼?要妳決賽加油?」

 

  葉秋抹了抹臉、從床上坐起來,蘇沐橙拿起床邊矮櫃上的水,小心翼翼地讓葉秋喝下潤喉。喝了水後感覺舒坦許多,葉秋靠著床頭,一臉茫然地。

 

  「他叫我打榮耀呢。」

  「……妳夢到那一天的事情?」

  「嗯。」

 

  蘇沐橙嘆了口氣,靠近葉秋、一把抱住她的脖子。

  長髮上的薄荷洗髮水香氣清新灌入葉秋的呼吸,讓她忍不住深呼吸口氣,吐氣時彷彿滿腔的沉悶全跟著香氣離開了身體。


  「哥哥一定是擔心妳。」

  「呵,我有什麼好擔心的,他是來嚇死我的吧。」

 

  蘇沐橙笑了下,輕拍葉秋的臉頰。

  她們依偎地躺下,拉高被子把彼此裹得嚴嚴實實,蘇沐橙牽著葉秋的手貼在臉頰邊,被葉秋笑說都幾歲了,還這麼撒嬌。但就算被這樣笑話,蘇沐橙也只是把手握得更緊,沒有放開的意思。

 

  「不要緊,不要緊。」

  「我們會贏的,大家都很努力,大家都很強。」

  「傻妞兒,霸圖那邊也沒有人是混的啊。」

 

  葉秋笑著彈了下蘇沐橙的額頭,然後兩姑娘貼得緊緊地入睡。

  隔天,榮耀第四賽季季後賽總決賽,嘉世對霸圖,打得還是一如往常地精彩,一葉之秋和大漠孤煙的對決讓觀眾看得屏息,彷彿一個重重呼吸都會影響了賽況。

  在大家都沒注意到的狀況下,霸圖的刺客捉到了機會,一招捨身一擊給了一葉之秋極大的傷害,大漠孤煙隨後補上一連串的攻擊,讓嘉世的人連搶救都來不及,直接拿下了一葉之秋的性命。過於習慣首領的存在,當首領消失時就會穩不住腳步,儘管很努力想要反擊,嘉世也還是敗在了霸圖首次擊敗一葉之秋後而燃燒的鬥志下。

  最終,出乎意料地,霸圖奪下了冠軍。

  所有人都以為這只是嘉世一時地失策,卻萬萬沒想到,這只是個開始。


  王朝崩毀的,開始。




评论(6)
热度(42)

© 南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