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宮,台灣人
專注無雷的大世界
閱文前請注意 CP / TAG
Plurk:http://www.plurk.com/alexisiess

[審審日記] 隔壁家的岩融與切國 - 00

xCP是岩融 x 山姥切

xCP是岩融 x 山姥切

xCP是岩融 x 山姥切

很重要所以說三遍,是岩融 x 山姥切

一個在 Plurk 上用 BZZZ 跟刀男們聊天下得出的東西,與親友的共同作業

 

〈隔壁家的岩融與切國〉中的岩融和山姥切,不是我家的

是親友家的岩融與山姥切國廣

聽不懂的話就 ... ... 也不能怎樣,就搞混吧 (ㄏ

 

 

 

 

 

 

 

 

 

 

 


  「我喜歡你。」

 

  山姥切國廣不太客氣地「啊?」了聲,烈日當頭,他勉強地抬頭、在不弄掉遮掩的白布的前提下有些困難地看向高他三十公分的刀,那張大喇喇笑著的臉被陽光曬得有些刺目。

  「沒聽清楚嗎?」岩融抓抓腦袋,彎下腰讓自己的視線低一些,儘管這樣他仍是比山姥切國廣要高,「我說,我喜歡你,山姥切。」

  「……不是沒聽清楚。」

 

  山姥切國廣這下皺起眉了,腦子裡頭有千思萬緒同時在轉。他知道岩融說的那四個字的意思,但——現在、出陣中,其他夥伴都在前頭搜索敵軍,如此緊張且緊繃的時候……告白?有沒有搞錯?

  這種狀態下的告白,山姥切國廣直覺地就將話轉向了玩笑的方向想去,於是他沒給岩融任何滿意的回應,只是嘆了口氣,要岩融正經點、現在可不是能開玩笑的輕鬆狀態。

 

  「我很認真。」

 

  岩融說,一把抓住了山姥切國廣的手,將他扯向自己。走在前頭的夥伴們發覺異狀、回頭想看清楚為何岩融與山姥切國廣離他們這麼遠,身為隊長的壓切長谷部甚至要開口責備他們脫隊了,山姥切國廣重心不穩、身軀傾斜地倒向岩融,他抬頭,想要責罵岩融沒將心思放在完成任務上頭——

  ——然後,箭矢破風的聲音清脆地打斷了所有人的預備動作。

 

  「敵襲!」

  「來不及看清敵方陣型,全員直接迎戰!」

 

  壓切長谷部的聲音高亢而激勵軍心,他甚至帶頭就衝向了敵人的軍隊,後方跟著螢丸嘻嘻哈哈地揮砍他那把與身長不合的刀。山姥切國廣感覺到背後有人扶靠著,那雙寬大的手、略為尖銳的指尖小小地刺著他的背脊,令人感覺有些癢。

  岩融揮舞著武器,打飛了向著山姥切國廣投擲而來的石頭,後者抬頭想向對方道謝,看見的卻是對方低頭、遮掩了陽光後彷彿大孩子似的乾淨笑容,咧著的嘴還能看見那口潔白的利牙。

 

  「我不是騙你的啊,山姥切。」

  「……現在不是談這種事的時候。」

  「噢。」


  確定山姥切國廣站穩了之後,岩融拱起身子、揮著武器跟上了前方打得激烈的夥伴們,衝出去的同時卻還不忘回頭朝山姥切國廣咧嘴笑著說話。


  「那等回去了,我再跟你告白一次啊?」

  「……不是那個意思!」

 

  岩融大笑著,山姥切國廣追在他身後砍殺敵軍,在敵人的死亡慘嚎之下兩人似乎還在激烈地談論著什麼。

  壓切長谷部說,太吵了,他沒聽清。

 

 

 

 

 

[ 後話 ]

  跟親友用 BZZZ 聊天整個是走火入魔的狀態

  而且私聊更是突破天際地精彩,得知了親友家的刀男們關係宛如煙火般絢爛(?)

  親友家的岩融與山姥切簡直是他家唯一的樂園淨土

  被萌到不行,就經過同意後用他家的岩融和切國的形象,來寫個雷死人不償命的岩姥文~開頭已經註明過三次CP,還踩雷的話怪不得我,自找的囉!

 

  親友的審叫做黎雅

  南宮自己的審叫做梓之宮

  詳細的介紹之後有提到再說,就這樣

  我又在不務正業的開新坑了

评论(4)
热度(6)

© 南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