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宮,台灣人
專注無雷的大世界
閱文前請注意 CP / TAG
Plurk:http://www.plurk.com/alexisiess

[雙僧] 山雪 - 12

 

 x山伏國廣 x 江雪左文字

 x人類架空設定,跟刀亂的附喪神設定沒啥關係

 x就是個缺糧自己煮的腦洞

 

 x一篇的長短隨我開心,作者就是任性~

 

 x今晚睡覺前,印調會關掉~

 x看印調量應該是開不成通販了


 


  

 

 


 



  在找了個理由把江雪推出寺廟後,山伏關上了小廟門、拿木栓卡住,要不是找不到鐵鎖,他還真想狠狠給它上幾道鎖,任憑江雪回來如何敲打都進不了廟。

  回到廟裡,他拿起了自己的刀。

  眼角餘光看見房間角落放著另外一把,他猜想、那把就是江雪曾經說過的「兄弟」——宗三左文字吧,沒有見著短刀的影子,看來是隨身攜帶著。

  他輕輕觸碰宗三左文字的刀鞘,毫不意外的冰冷。

 

  「這麼多年來,都是你在保護江雪殿吧。」

 

  指尖感覺到的仍然只有冰冷。

  山伏不知道那隱隱約約的顫動,究竟是出於自己,還是刀在長年累月之下累積出的靈性,所給予他的回應。

 

  『你不怕死嗎?』

  『因為你的介入,我今天是來告知主人的話。三日後、除夕當晚,大軍將會來滅了這間廟,若你不怕死倒是可以留下來跟僧人一道赴黃泉,我們會很樂意送你們一起上路。』

 

  想起來傳話的黑衣人所說的內容,山伏國廣拍了拍腰上的刀。

 

  「宗三,拙僧倒是不怕死。」

  「卻挺怕聽不到江雪殿的回答啊。」


  他笑著,離開了房間。

  走在寺廟廊簷下,地板上有著飄進屋子的片片雪花,積雪未融,現在正是冬天最冷的時候。江雪對氣溫的反應小,雖說不怕冷,卻總在靠近火爐的時候喟出舒坦的一口氣。

  不著痕跡的搓著手,那樣的舉止很可愛。

 

  「哎呀,還真是捨不得呢。」

  「捨不得去死的話,現在還能給你條生路走。」

 

  當山伏推開寺廟後方的小山門,迎接他的便是數量眾多的黑衣人,目光凶狠、手握銀刃,更後方點的甚至還扛著火炮。領頭的首領便是三日前來傳話的人,站在他的面前,用刀指著一旁、示意山伏若想逃命便可自行離去。

  聞言,山伏哈哈大笑。

 

  「出家人,不打狂言。」

 

  所以他說他喜歡江雪,便是真真確確的喜歡。

  他想保護那個人,儘管對方這幾年腥風血雨都一個人挺了過來,要想讓他遠離殺戮已經太晚,他還是想竭盡所能地去做。

  山伏知道,江雪已經厭倦了奪人性命。

  那麼,便讓他替江雪擋下一切吧。

 

  「不想死的人快走,否則莫怪拙僧趕盡殺絕!」

 

  山伏的話像是擂鼓,宣告著戰爭的開始。黑衣人的首領做了個手勢,持著弓的兵士往前踏了一步,整齊劃一地架起弓箭、發射,箭雨向著山伏身上落下,卻全部都讓他一刀砍斷,沒傷他一分一毫。

  黑衣人首領彈了個響指,最後方的砲兵扛著火炮,炮口對準山伏。

  砲彈落在山伏身後,轟隆巨響中點燃了火光。

  山伏國廣壓低身子、朝黑衣人奔馳,血花在砲火中開始飛濺。

 

  「哎呀,搞這麼大動靜,江雪殿很快就會回來了啊。」

 

  山伏一邊碎念著,一邊避開黑衣人們的攻勢。以少敵多,身上開始免不了的有些傷口,頭巾被一刀劃破、額頭上的口子流下的鮮血順著鼻樑滑落,蜿蜒地從嘴角流進嘴裡。

  鐵鏽的味道,跟周遭的砲灰氣味真像啊。

  他忍不住分神,眼角餘光瞥見有幾個黑衣人持著火把,遠遠地想繞過他闖入廟中,他急著往後退,想去阻攔對方進入廟中,卻反而被黑衣人給包圍住了。

 

  「真當我們會乖乖讓你拖住腳步?」

  「讓開!」

 

  山伏沒了一開始的游刃有餘,在那群持著火把的黑衣人越來越往廟門逼近,他的急躁從他的攻勢便可看出些端倪。胡亂地橫劈俯砍,變得容易躲避,黑衣人輕鬆的將山伏逼到離寺廟更遠的位置,他只能眼睜睜看著黑衣人踹開廟門,昂首闊步闖入廟裡。

  然後用奇怪的姿勢飛出廟外。


  「貧僧……十分地不高興。」

  「江、江雪殿?!」

 

  江雪右手拿著宗三左文字,左手拿著小夜左文字,踩過方才被自己一刀劃破咽喉、踢出廟外的黑衣人屍體,伴隨著四周火團的光,看起來還頗有幾分不容侵犯的武神風範。

  不單只有黑衣人被震懾住,就連山伏都恐懼著江雪那雙染上憤怒的眼色,跟那不帶情緒起伏的聲音。

 

  「你們總來找貧僧麻煩,貧僧也就算了。」

  「將貧僧重要的客人拖下水,休怪貧僧不客氣!」

  「江雪殿!」

 

  山伏衝過了黑衣人的包圍,跑到江雪身邊,本想貼近、阻攔江雪的殺生行為,卻被對方用刀指著,拉開了距離。

 

  「貧僧也很氣您,山伏殿。」

  「拙僧……」

  「有話等會兒說。」

 

  江雪瞥向山伏身後的黑衣人們,目光凌厲。

 

  「您要敢死了。」

  「這回貧僧可就真把你留在荒山野外,讓狼吃了。」





  我好想睡覺


评论(4)
热度(12)

© 南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