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宮,台灣人
專注無雷的大世界
閱文前請注意 CP / TAG
Plurk:http://www.plurk.com/alexisiess

[刀審] 半身的契約

 

  因為可以釋出了就來更新一下w

  感謝主揪的辛苦,還有各位太太的一起參與~

  寫山姥切純粹是個自肥,哈哈哈!!

 

 

 

審神者神社_闇之宴_黑化_主題創作企劃

xCP:山姥切國廣x審神者

 

  

 

 

 


  『竟然是仿造刀嗎……』


  當他從一片迷霧中甦醒時,聽見的是蒼老的嗓音嘆著氣,毫不遮掩自己失望的情緒的話語。他有些不滿,睜開眼睛的同時跟坐在自己面前的女孩對上眼,那是一雙漂亮得異常的黑色瞳孔,漂亮、卻無神。

  像是失了靈魂的軀殼一樣。


  『罷了,撿來的孩子終歸是沒有血統的渣滓。』

  『既然還召喚得出刀劍男士,就有審神者的資格。』

  『這一座荒廢的屋子就給妳吧,此後妳的生死與本家毫無干係。』


  圍繞著他與女孩的老人們一句話接著一句話地說著,說完了、轉身就朝著光亮的屋外走去,留下他與女孩在破敗的屋內四目相對。女孩無神的眼睛看著自己,令他都有衝動伸出手去觸摸女孩的肌膚,確認女孩究竟是死是活。

  在他這麼做之前,女孩先露出了笑容。

  眼睛內開始有了光采,彷彿女孩在他面前活了過來一樣。

 

  「你是……」

  「……山姥切國廣。」

  「山姥切國廣,我知道你,刀匠國廣的最高傑作。」

 

  聽聞女孩的話,山姥切國廣慌張伸出手、搭住女孩的肩膀,有些急匆匆地說道:「我不是贗品!」

  女孩被山姥切國廣的舉動嚇著了,愣了會兒,然後嘻嘻地笑了起來。比起山姥切國廣要略小些的手掌搭上對方的手背,輕輕地、柔軟地拍了幾下,像是在安撫躁動的孩子一樣。

 

  「我知道,你是山姥切國廣呀。」

 

  很簡單的話語,卻意外輕易地撫平了山姥切國廣內心的急躁。他拉起女孩,兩人一起環顧四周的髒亂破舊,女孩抓著他的披風、不好意思地嘿嘿笑了。

  他跟女孩走出房間,屋子並不小,木頭地板卻是腐朽、破洞,院子內也處處雜草,看起來屋子已經很久沒有人居住。她說這裡是被本家廢棄的老宅,但從今天開始就是她跟他的家。

 

  「能召喚出刀的人類,就叫做審神者。」

  「聽起來很偉大。」

  「很偉大喔,在本家,能力高強的審神者是十分受到尊敬的,能夠擁有數十把的刀劍供自己使喚,維護歷史不被破壞,跟隨著他們的刀劍也能過上優渥的日子呢。」

  「那妳呢?」

  「我?」

 

  女孩指了指雜草叢生的院子,說。

 

  「被本家長老下放到這裡的我,山姥切覺得失望嗎?」

  「不。」

 

  想也不想地,山姥切國廣迅速回答了女孩,然後牽起女孩的手、緊緊握著。女孩的手比起自己來說要小得太多,溫熱、柔軟,山姥切甚至一度覺得身為利器的自己會不會就這樣弄傷了這樣細緻的肌膚。

 

  「召喚出我的是妳,我的主人也就只會有妳。」

  「那麼,為了回應山姥切如此重要的心意,我的刀也就只有你。」

 

  女孩笑了起來,被牽著的手也緊緊回握。

  空蕩蕩的屋子僅有他們,就像是整個世界剩下的就只有他們一樣。女孩說這屋子曾經也是本家據點,搬家時除了刀劍刀裝以外,其他東西幾乎都沒有帶走,書房內可能還有一些作為刀劍男士、作為審神者必須知道的書籍。

  於是,他們決定先將屋子裡外都打掃過一次。

 

  「審神者,是依靠自身與生俱來的靈力,召喚、並且驅使本體為古刀劍的付喪神的特別的人類。」

 

  雜草叢生的院子讓山姥切用本體砍光了雜草,連同枯枝落葉一併放了把火燒個精光。

  水井還能使,女孩就打了水、將廚房洗刷過一遍,僅留下了足夠兩人使用的器具,多餘的洗了乾淨後便賣給了小雜舖換了點錢,請了工人修理破敗的屋頂跟地板。

 

  「審神者所召喚出的第一把刀劍,有著契約般特別的存在意義,那是如同靈力強弱的象徵,也可視作為審神者的半身存在。」

 

  山姥切拿著掃帚,清理完室內時發現了數套被留下來的衣裝,他想了想,全給搬去了水井邊,一件件仔細清洗後晾了起來。

  女孩則是被他趕去了書房,清理起堆得雜亂的文書,順便將有用的書籍另外放置。

  女孩這才知道,原來山姥切國廣並不識字。

 

  「名字是靈魂的鑰匙,審神者的真名切忌不得讓付喪神所知,否則將會導致顛覆付喪神本質的結果。」

  「什麼結果?」

  「不知道呢,書上沒寫。」

 

  花了好幾天的時間,這間被廢棄的屋子才在兩人努力下回到能夠提供生活機能的狀態。白天的時候就一起到後院的農田鋤作,中午直接吃田裡的蔬果,下午回到屋子,女孩會在走廊上坐著看山姥切獨自鍛鍊,再趁山姥切洗澡的時候做晚飯,女孩洗澡時山姥切會將碗盤洗乾淨,然後兩個人點了盞燈就在書房內看起過去的紀錄。

 

  「被召喚出的刀劍無法攻擊自己的主人,亦不得對主人抱有過分的心意……過分的心意是什麼啊,山姥切?」

  「不知道。」

  「真苦惱呢,又不能回去問本家的人。」

 

  聽見女孩提起,山姥切才想起來還有本家這麼一回事。

  他知道女孩並不是本家血緣的族人,只是因為有能力、就被撿回來養大了的孤兒,卻因為能力並不顯著,首次召喚的刀劍又不是長老們所期望的虎徹,就這樣被放棄了。


  『只有被承認的審神者才能在本家內接受審神者的教育跟訓練。』


  女孩這麼說過,沒有受過訓練的主人與刀劍並不適合上戰場,況且他們也沒有任何迎敵的知識,只能這樣居住在屋子內,不見任何人。關於這點女孩一直覺得愧於山姥切,明明是把兵器,卻因為主人的無能而不能上陣殺敵。

  但令山姥切感到惋惜的是,他無法為主人帶來榮譽。

  如果可以,他多希望自己強大得無人能敵,這樣女孩就不用再被瞧不起,可以堂堂正正、昂首闊步地走在陽光之下。

 

  「——嘶!」

  「怎麼了?」

  「被紙劃傷了……」

 

  女孩的指尖裂開了一道痕跡,慢慢地、鮮紅的顏色從深處漫出,匯聚成刺目的珠子,滴落在書頁上。

  他們還沒來得及擦掉血珠,在女孩手上的書就冒出了白煙,一瞬間充斥整間屋子。然後白煙又團聚在一起,塑造出一個動物的影子,隨著煙退去,那抹影子便染上了顏色。

  是隻狐狸。

 

  「我是政府的使者,前來協助您。」

  「但我沒有跟任何人簽約啊?」

  「這本是政府的契約書,只有持有靈力的人才有辦法使用,剛才的那滴血便是契約的證明了。」

 

  女孩與山姥切愣愣地看了一眼,再同時轉頭看向狐狸。

  ——政府的契約會不會也太亂來?

  他們在心中如此想著。

 

 

  日子,從狐之助出現的那天開始改變。

  山姥切國廣跟女孩之後才知道,審神者就算能力再怎麼強大,沒有與政府訂定契約的話也不能算是正式的審神者。沒有契約,也能召喚出刀劍的機率是很低的,尤其是還跟刀劍單獨相處了幾天。女孩被作為異端帶去了政府檢查,雖說之後無事歸回本丸,卻好像給女孩帶來了什麼陰影一樣地。

  女孩的笑容變得不再純粹。

 

  「屋子這麼熱鬧,是我們一開始沒想像過的呢。」

  「嗯。」

 

  女孩說,被帶去政府的那幾天,她在政府之下接受作為審神者的教育,知道了什麼能做、什麼不能做,平常又該做些什麼賺取報酬,如何收到任務、派出刀劍討伐敵軍。

  在她回來後,本丸迎來了第二把的刀劍。

  之後生活便走上了其他人眼中的「正常」,每天的日課、出征各個地圖掃蕩歷史修正軍、在演練場認識其他本丸的審神者與他們的刀劍。女孩的靈力強大,能鍛造出許多夥伴,他們相互扶持地漸漸變得強大,本丸內不再像過去那樣淒涼貧困。

  人變得多了,生活變得忙碌了,之外沒什麼不同。

 

  「主人。」

  「燭台切?」

  「這是今天的工作安排……」

 

  除了女孩的身邊,常駐的刀不再是他以外。

  看著幾乎主導本丸內一切工作行程的燭台切光忠帶著女孩走離自己視線範圍,山姥切握緊手中的刀,只能傻傻站在原地,無法阻止,也無法跟上去。

  他沒有權力將女孩留在自己身邊。

  他沒有資格對女孩說,他想像一開始那樣,只有彼此能夠依偎。

 

  「山姥切,我們該出發了。」

 

  身後,夥伴的聲音叫喚著他的名字,山姥切轉過身、點了點頭,走往與女孩相反的方向,開始他一天的行程。

 

 

  「山姥切怎麼樣了?」

  「大將?!」

 

  藥研看著女孩獨自一人走進手入室,抱住被塞進懷中的狐之助,不解地看著女孩坐到床舖旁邊,低著頭看著面色蒼白的男人。

  在他被鍛造出來、來到這座本丸的時候,他就這麼覺得了——審神者對於山姥切的關心,超乎常人地異常。審神者只是個有壽命極限的人類,對於存在於過去歷史的刀劍會有著珍惜、崇拜的心態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外面多的是以持有稀有刀而自豪的審神者存在。

  但是,他的大將,對於有沒有稀有刀一事根本不在乎。

  她會因為有新的刀劍夥伴加入而開心,會因為夥伴的能力成長而欣慰,會因為夥伴們受傷、難過而心情低落。她對本丸內的每一把刀都一視同仁,宛如父母般地愛護著,唯獨對山姥切國廣卻不同。

  那雙眼睛會在映入山姥切身影的時候變得深邃,交雜進許多的情緒,寵溺、依賴、眷戀、不捨……各種各樣的,不曾給過其他夥伴的心情通通都給了山姥切。

 

  那是近乎墮落般的感情。

 

  「山姥切大將身上的傷都處理完了,但狀況不太好。」

  「為了保護弟弟們,山姥切大將在負傷狀態下遇上檢非違使,傷勢就變得更重。」

  「恐怕,會傷及山姥切大將的本體。」

 

  女孩點了點頭,看向一旁正使用靈力驅使手入棒拍打的刀身。藥研想了想,還是抱著狐之助一起離開了手入室,讓女孩跟山姥切獨處,儘管他不知道這個決定是對還是錯。

  山姥切本體的刀身上有著微微的裂痕,在手入棒的照顧下逐漸恢復,但在刀的周圍卻有著淡淡的黑色氣息壟罩。她轉回視線,山姥切仍然緊閉著眼睛,她伸出手撥了撥那頭金髮,露出的額頭上有著微微的突出,當她觸摸那對尖角時,本該熟睡著的山姥切卻突然睜大了眼睛、一把抓住女孩的手腕。

 

  「山姥切。」

  「主人……」

 

  被女孩呼喚了名字的瞬間,山姥切眼睛閃過一絲清明,這才注意到自己竟然粗魯地抓著女孩的手。他鬆了手,留意到自己的手背上有著龜裂的痕跡,卻沒有流血;指甲變得長而尖,而且正慢慢地染上白色。儘管連發生了什麼事情都還搞不清楚,山姥切也意識到自己正走向不該前往的路上。

  附喪神不能對神持有過度的情感。

  而他,想著希望女孩只有他一把刀,喜愛他、疼寵他、信賴他就好,這樣的情感是不被允許的嗎?因為不被允許,所以他正在接受懲罰嗎?走向暗墮,只能被刀解消滅的結果?

 

  「我不會刀解你的。」

 

  女孩淡淡地說,山姥切聞言驚愕得瞪大了眼睛。他看著女孩,後者只是伸出手、抓住他,然後輕輕微笑。

 

  「你是我的初始刀啊,不管你變成什麼樣子,你都是我的山姥切,是我的半身。既然是我的一半,那我就不會拋棄你。」

  「……我正在墮落,會傷害到妳跟大家。」

  「若因為我站在光明,而你站在黑暗,就使你陷入暗墮的話,那我就同你一起站在黑暗之中就好了。」

 

  山姥切眨眨眼睛,不能理解女孩說的話。

  女孩笑了聲,收緊了手。

 

  「規矩什麼的我才不管呢,我只要有山姥切在就好。」

  「主人?」

  「名字不能讓附喪神知道的原因,是因為這會讓彼此的聯繫變得更加無堅不摧,而且過於親暱,但那有什麼不好?」

 

  女孩撩開山姥切的瀏海,親吻著他額頭上那對冒出的尖角。山姥切隱約感覺得到女孩想做什麼,應該要阻止的,但從心底深處湧出的喜悅感卻讓他無法阻止。

  她如同最初那般珍惜、看重自己,儘管本丸內刀劍眾多,他還是她唯一的一把初始刀、唯一的山姥切,甚至是讓她違反規定的唯一一個存在。

 

  「我的名字,只告訴你唷,山姥切。」

 

  女孩輕輕地環住山姥切的頭,將他抱在懷裡。耳邊響起女孩低聲的呢喃,那是一個誰也沒有喊過的名字,從今天開始就只屬於女孩與他,像是契約一樣將他們牢牢地綑綁在一起。

  罪孽感竄過全身,喜悅卻像是從喉嚨湧上的鮮血一樣鮮甜。

  山姥切感覺到救贖。

 

  「我不會丟下你的,一起墮落吧,山姥切。」

  「嗯。」

 

  山姥切回摟住女孩那嬌小的身軀。

  指甲變回了原狀、龜裂的痕跡也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消失了,額頭上的尖角消了下去,女孩說他看起來還是跟初次見面的時候一樣的帥氣,但彼此都再清楚不過,黑暗早已深植進彼此的心底,扎根、茁壯。

  誰也不會後悔。

 

 

  翌日,生活一如往常。

  燭台切光忠拿著板子安排著工作,女孩就站在一旁。當點到了山姥切的名字,將他安排進出征隊伍中的時候,山姥切只是點點頭、朝女孩耳邊湊了過去低聲講了幾句話,女孩輕輕拍了拍他的臉頰,像是安撫一樣地。

  工作安排完畢,各自解散做著準備,山姥切在誰也沒注意到的狀態下偷親了女孩的臉頰一口,才走到門口與今日的隊伍會合。

  三日月宗近拉著袖子掩著嘴,從門後探出頭。

 

  「主唷,妳對山姥切做了什麼?」

  「什麼也沒做呀。」

  「撒謊。」

 

  三日月彎起一雙月牙眼睛,嘻嘻笑著。

 

  「我看得出來,山姥切染了點不應該的顏色。」

  「觸犯禁忌是會被斬殺、驅逐的唷,主。」

 

  女孩回過身,沒有回應,只是慢慢地勾起嘴角,背著光讓她的面孔不甚清晰。三日月看著,笑得更加撲朔迷離,彷彿用笑意與女孩對峙一樣,所幸這裡只有他倆,否則大概要誤以為三日月不認這個主人了、要弒主了。

 

  「我可是人類,三日月,不同你們是神明,人類可是會犯錯的,我並沒有觸犯禁忌,我只是犯了點錯。」

  「那山姥切怎麼說呢?」

  「他可是我的一半,既然有一半變了色,另一半也被染色,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女孩理直氣壯地說,讓三日月不知如何回應,笑嘻嘻地離開了。

  三日月看著女孩走遠的背影,噗嗤笑出聲音。

 

  「那我就祈禱,妳、還有山姥切,不會有被斬殺的那天了。」

 

  但就算死亡。

  你們也是一起的吧,因為、彼此是彼此的另一半啊。



评论(3)
热度(4)

© 南宮✖ | Powered by LOFTER